墨西哥北部洞穴中的一种鱼类与孔雀鱼大小相似

2019-06-11 15:59:57 作者:bianji3  阅读:17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agg.me 收集整理

PACH?N CAVE的表面鱼(左)和洞穴鱼(右)

  科学家们正在研究生活在墨西哥北部洞穴中的一种鱼类,它们与孔雀鱼一般大小、盲目、半透明。

  科学家研究这种鱼类是为了弄清楚为什么有些动物的心脏能够再生,但其他动物只会增添一道疤痕。

  “数百万年前,生活在河流中的一些表面鱼类涌入洞穴中,当河水的水位下降时它们被困在山洞中,然后失去了眼睛和颜色来适应洞穴生活,”牛津大学的发展科学家以及科研人员Mathilda Mommersteeg说。“我们发现,像斑马鱼一样,河里的表面鱼的心脏可以再生,但是一些洞穴鱼的心脏不能再生却会形成永久性疤痕。于是我们将墨西哥洞穴鱼作为心脏再生研究的新模型。”

  Mommersteeg和她的团队在实验室培养了表面鱼和洞穴鱼,对一些鱼进行手术以去除它们心脏的一部分。

  手术后,表面鱼能够慢慢地使缺失的组织再生,而洞穴鱼则产生了疤痕。

  当他们将表面鱼和洞穴鱼杂交并进行相同的手术后,它们的后代表现出了不同的再生水平,这表明再生心脏组织的能力在这些鱼中是可遗传的。

  他们使用敲除模型和数量性状基因座分析测试了lrrc10的再生作用。

  lrrc10是一种小鼠和人类都有的心肌特有的神秘基因。

  他们发现lrrc10和三个DNA片段可能在心脏再生中发挥作用。

  “数量性状基因座分析是一种能够找出所有表面鱼DNA中哪一部分对心脏再生最为重要的方法,”伦敦大学学院的发育生物学家以及研究人员Yoshiyuki Yamamoto说,“我们已经在DNA中发现了三个区域,这些区域包含了造成心脏损伤后再生还是留疤差异的基因。”

  研究人员接下来想要找出他们确定的区域中哪些基因是心脏再生的关键性调节因子。

  “下一步是找出为什么表面鱼心脏可以再生,但是洞穴鱼不能,”Mommersteeg说,“在它们适应洞穴生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阻止它们重生自己的心脏?”

据报道,澳大利亚和英格兰的科学家们日前研究发现,鲸类会时常改变歌声的音调,以便让同伴更容易记忆自己的声音。

  座头鲸每隔几年会在发音时选用更基础的音调,专家称这相当于鲸的重置按键,可以保证其高贵美妙的旋律容易被鲸群记忆。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和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的相关科学家们已研究鲸类长达13年之久。

  通过对澳大利亚东部海域95头雄性座头鲸的观察研究,结果显示,鲸类歌声的逐渐改变起先是由单一个体自然而然地开始的,但是随后迅速传播至整个鲸群。

  专家称这一部分是由于鲸类的学习能力有限。

  此外,修改并重新学习原有的旋律对它们来说更容易一些,这也是鲸群拒绝制造或记忆全新声音的原因。

  心脏病一直都是人类健康的一大杀手,每年因为这个疾病去世的不在少数。

  据报道称,该国的研究人员已经在实验室培育出人类心脏组织肌条。

  这些利用人类诱导多功能干细胞培育成的组织不仅能够正确表达基因,而且其伸缩跳动也和真实心房组织一样。

  换句话说,科学家已经培养出了心脏组织,其伸缩跳动也和真实心房组织一样,而目前他们还在致力于研究如何利用实验室培育的心脏组织开发治疗心房纤颤的药物。

  现阶段科学家依然在努力的方向是,人类诱导多功能干细胞(hiPCSs)始于人体内的成体细胞,将这些细胞恢复到干细胞阶段,就可以培育成任何组织类型。

  研究人员Marta Lemme表示:“这些心房肌条能够模拟心房颤动,也有助于测试药物。

  尽管如此,仍然可以做出改进,使其与人类心房组织更接近。

  对我们来说,下一步是测试各种诱发心律失常的方法,研究心房颤动电重构的机制,并测试新的潜在药物。”

  据报道,一款全新开发的智能手机应用可以判断出一个人是否患有严重的心脏病。

  一项针对该应用准确率的研究显示,其在对严重心脏病上的诊断效率几乎能与传统的心电图(ECG)相媲美。

  目前,这套系统主要用于识别一种非常特殊的致命心脏病,叫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STEMI)。

 

  这种危及生命的心脏病通常发生在大动脉完全阻塞的时候,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接受及时的治疗则很有可能会导致死亡或残疾。

  该项研究首席研究员J.Brant Muhlestein指出,如果有人感到胸痛且是他们此前从未感觉到的胸痛,选择不去急诊室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只有越快打开阻塞的动脉,病人的治疗效果才会越好。

  传统的ECG可以有效地识别STEMI的发生,它需要将12条线连接到病人身上,它们在不同地方追踪心脏的电活动,而全新的智能手机系统则只需要2条。

  近些年不断发展的健身追踪技术使得厂商可以将ECG数据整合到消费级的设备中。最新的苹果智能手表甚至只需要一根ECG线就能获得佩戴者的健康追踪数据。

  研究小组在204名急性胸痛患者身上进行了新智能手机系统的准确性测试。

  所有参与者都接受了传统12导联ECG和全新的2导联智能手机ECG测试。研究发现,基于手机应用在区分STEMI和非STEMI心脏病发作上几乎与传统ECG一样有效。

  除了2导联ECG,这套系统还用到了此前 开发 的另一款智能手机应用AliveCor。

  作为一款已经经过多年认证的医疗诊断系统,AliveCor在使用单导联ECG检测患者心血管系统方面一直有效。

  目前还不清楚这一全新的智能手机系统何时能得到商用,但研究人员希望它能帮助医疗人员展开更快的医疗诊断同时为那些来自很难获得ECG器械国家的医生带来便利。

据报道,提到“药物开发”一词,我们或许立刻就会想到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站在工作台前,用各种试管和培养皿做实验。但实际上许多动物也为药物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报称道,毒液的危险性都已记录在册,但或许人们不知道一些致命动物毒素可以挽救性命。

毒理学家佐尔坦·塔卡克斯(Zoltan Takacs)博士说:“毒素是地球上唯一被进化明确选择瞬间杀死生命的分子。”2015年,英国牛津大学热带医学专家戴维·沃勒尔(David Warrell)评估称,每年大约有20万人被蛇咬伤而死。

近年来,科学家致力研制新型抗蛇毒血清,然而研究人员发现毒液中的毒素也可以帮助治疗其他疾病,一些基于毒液的药物正在被人们使用。以下是四种用于造福人类的动物毒液:

蛇毒是一种涵盖多种不同毒液的术语,一些蛇毒很短时间内让受害者致命,而另一些蛇毒则需要一段时间。

大多数蛇是通过类似注射器的毒牙释放毒液,一旦毒牙刺入受害者肉体,毒液就会由牙齿释放进入受害者血液。此外,还有吐出毒液的蛇类,例如:莫桑比克的眼镜蛇(Naja mossambica)。

由于蛇毒种类很多,不同种类蛇的医学应用各有不同,当前冠状动脉疾病的治疗使用了从蛇上提取的毒液。塔卡克斯解释称,蛇毒液可用于治疗高血压、心力衰竭,是治疗心脏病的顶级药物。

血管紧张素转化酶(ACE)抑制剂类药物的来源是美洲矛头蝮蛇(Bothrops jararaca),在人类历史上,美洲矛头蝮蛇是拯救人类受伤者数量最多的动物。

科摩多龙

科摩多龙的毒液腺与蛇类毒液作用不同,科摩多龙释放毒液不像蛇注射器的动作,而是采用毒液渗出法。当它下颚咬住猎物的时候,毒液会从牙齿之间多个囊状结构中挤压出来。毒液与猎物的血液混合在一起,防止猎物伤口血液凝结,这就是为什么它们的猎物在遭受攻击后持续流血。尽管这种毒液对猎物而言是致命的,但是其抗凝血特性是潜在医疗用途的关键。这些毒素可用于治疗中风、心脏病发作以及肺栓塞,防止出现血栓。

蝎子

依据2008年一项研究表明,每年有超过120万人被蝎子螫伤,导致大约3250人死亡。一种叫做噬魂金蝎(Leiurus quinquestriatus)的蝎子在治疗癌症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这种致命的毒液含有一种叫做氯毒素的物种,该毒素被用作诊断癌症和治疗肿瘤的传输系统。

北部短尾鼩鼱

毒液在哺乳动物体内并不常见,虽然北部短尾鼩鼱毒液不足以杀死人类,但人们接触之后会引起疼痛和肿胀。

这种鼩鼱可能未引起公众的注意力,但是它们具有一定的科学研究价值。其原因在于其体内毒液可用于治疗癌症。

毒理学家佐尔坦·塔卡克斯称,鼩鼱毒液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因为一些肿瘤细胞表达的分子结构与毒素的天然目标非常相似。借助这种相似性,将毒素转化为治疗或者诊断癌症的药物似乎是合理的。

蛇毒是一种涵盖多种不同毒液的术语,一些蛇毒很短时间内让受害者致命,而另一些蛇毒则需要一段时间。

大多数蛇是通过类似注射器的毒牙释放毒液,一旦毒牙刺入受害者肉体,毒液就会由牙齿释放进入受害者血液。此外,还有吐出毒液的蛇类,例如:莫桑比克的眼镜蛇(Naja mossambica)。

由于蛇毒种类很多,不同种类蛇的医学应用各有不同,当前冠状动脉疾病的治疗使用了从蛇上提取的毒液。塔卡克斯解释称,蛇毒液可用于治疗高血压、心力衰竭,是治疗心脏病的顶级药物。

血管紧张素转化酶(ACE)抑制剂类药物的来源是美洲矛头蝮蛇(Bothrops jararaca),在人类历史上,美洲矛头蝮蛇是拯救人类受伤者数量最多的动物。

科摩多龙

科摩多龙的毒液腺与蛇类毒液作用不同,科摩多龙释放毒液不像蛇注射器的动作,而是采用毒液渗出法。当它下颚咬住猎物的时候,毒液会从牙齿之间多个囊状结构中挤压出来。毒液与猎物的血液混合在一起,防止猎物伤口血液凝结,这就是为什么它们的猎物在遭受攻击后持续流血。尽管这种毒液对猎物而言是致命的,但是其抗凝血特性是潜在医疗用途的关键。这些毒素可用于治疗中风、心脏病发作以及肺栓塞,防止出现血栓。

蝎子

依据2008年一项研究表明,每年有超过120万人被蝎子螫伤,导致大约3250人死亡。一种叫做噬魂金蝎(Leiurus quinquestriatus)的蝎子在治疗癌症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这种致命的毒液含有一种叫做氯毒素的物种,该毒素被用作诊断癌症和治疗肿瘤的传输系统。

北部短尾鼩鼱

毒液在哺乳动物体内并不常见,虽然北部短尾鼩鼱毒液不足以杀死人类,但人们接触之后会引起疼痛和肿胀。

这种鼩鼱可能未引起公众的注意力,但是它们具有一定的科学研究价值。其原因在于其体内毒液可用于治疗癌症。

毒理学家佐尔坦·塔卡克斯称,鼩鼱毒液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因为一些肿瘤细胞表达的分子结构与毒素的天然目标非常相似。借助这种相似性,将毒素转化为治疗或者诊断癌症的药物似乎是合理的。

  据报道,如果你曾经用过眼药水,那么你就会知道很多时候它们都会随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它可以把异物挡在外面。现在,配药的隐形眼镜能够成为另一个选择,一种会变色的实验性新隐形眼镜将验证这一效果。

  这种无染色的眼镜原型通过一种叫分子印迹的工艺制成,当中涉及到在一种材料中制造出与特定化合物分子尺寸和形状匹配的小孔。在这种情况下,使用的材料是一种聚合物、化合物则是用于治疗青光眼的药物噻吗洛尔(timolol)。

  在往小孔中“装入”药物之后,隐形眼镜会受到人工泪液的作用(如上图),它能模拟出眼睛内的条件。当噻吗洛尔逐渐被释放之后,小孔的结构发生变化,此时眼镜的虹膜区开始变蓝。这种颜色的变化是肉眼可见的,这可以通过一台光线光谱仪量化。

  人们希望有朝一日这种隐形眼镜能跟其他药物一起用于治疗各种疾病。

许多犬种具有特定的特征,斗牛犬有长而扁平的鼻子,大麦町其标志性的斑点。当然,哈士奇以冰冷的蓝眼睛在狗圈中更是明星,现在来自DNA创业公司Embark的一组研究人员已经找出了哈士奇眼睛与众不同的原因。该研究发表于PLOS Genetics,使用超过6000只狗的DNA以及所有者提供的问卷和照片进行。凭借丰富的数据,研究人员已经确信找到了原因。

  “我们采用了一种新的基因组资源 - 一个由6070只狗组成的小组,在一个高密度的标记平台上进行基因测试,所有者通过基于网络的调查和照片上传提供了表型数据 - 以检查蓝眼睛的遗传,包括纯种和混种犬的多样化组合。

  通过交叉参考和过滤掉与蓝眼睛颜色明显无关的各种遗传标记,筛选过程使得他们留下了似乎是绝大多数狗的蓝眼睛颜色的遗传特征。

  “我们发现了一种含有98.6-kb重复序列的单倍型,可以强烈表达狗的蓝眼和异色症,”该团队写道。 “虽然我们无法明确排除这种单倍型引起特征的不同类型或无类型变体,但我们认为值得进一步探究。”

  简而言之,研究人员发现了似乎是特定的遗传信息块,它标志着蓝眼睛的性状。然而为什么这个特定品种最终与它们结合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知道颜色的来源可能有一天可以帮助我们回答这个问题。

     很久以来,人们都对墨西哥的古文明有着某种莫名的崇敬。玛雅文明、印加文明、阿兹特克文明可谓中南美洲最为神秘的三大古代文明。相关的题材也常常成为书籍和电影的宠儿。

     据报道,考古学家们发现,阿兹特克人为了纪念众神的牺牲远比之前想象的更广泛、更可怕。

  2015年,来自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和历史研究所(INAH)的考古学家在阿兹特克首都特诺奇蒂特兰(现在的墨西哥城)的大神庙遗址附近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纪念品架”。

  而现在,他们说这个发现只是冰山一角,“骷髅塔”只是一个巨大的头骨展示的一小部分,这个相当于一个篮球场大小地方被称为休伊骷髅头神庙。

      新研究显示,俘虏首先被带到城市的大神庙,牧师会在那里活着取出他们的心脏,而后尸体会被斩首,牧师则将头骨上的皮肉取下。为了能够让头骨穿在大木干上,头骨两侧会被凿出大洞。然后头颅会被安置在特诺奇蒂特兰城大神庙前的骷髅头神庙里。在经历几个月或几年的风吹日晒之后,头骨开始脱落掉牙,甚至是下巴,这时候牧师们会把头骨移到一个面具或者祭品里,或者用灰泥把它加到神庙架子两侧的头骨塔

  考古学家认为,阿兹特克人觉得这些头骨是“确保人类继续存在的种子,是生命和再生的标志,就像春天的第一朵花一样。” 现在,考古学家们开始对这些头骨进行详细的研究,希望能更多地了解墨西哥的仪式和对死者尸体的解剖方式。 

  考古学家收集了180个大部分完整的头骨,以及数以千计的头骨碎片。被分析的头骨中有四分之三属于男性,大部分年龄在20到35岁之间。大约20%的人属于女性,剩下的5%是儿童。研究人员说,受害者在被牺牲之前,身体状况相对较好。 

  古时用来放置木柱的洞的大小和间距也使得研究小组第一次能够估计骷髅头神庙的大小。 研究人员说,神庙大小约是长35米,宽12到14米,高4到5米,面积略大于篮球场。研究人员通过神庙另一处塔楼的遗迹还发现了这些头骨显然是用灰泥黏在一起的。 

  这座塔楼最大直径为5米,高至少1.7米。 考古学家现在估计,在这两个历史上有记录的塔和架子上,绝对有几千个头骨同时被展示出来。 

  劳尔•巴雷拉是在这个遗址上工作的考古学家之一,他的工作位置是建在大神庙之上的巨大的大都会教堂,他说,这些头骨是在骷髅头神庙上公开展示后放置在塔里的。 

  巴雷拉还说:“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了676个头骨,随着挖掘工作的进行,这个数字将会继续上升。”

     而最新的发现,颠覆了长久以来的认知,拥有众多女人和儿童骨骸的巨塔显然引发了新的谜团。也许阿兹特克的古代敌人也会将妇女和儿童编入军队?或者说女人和儿童会随着男性战俘一起被牺牲掉?当然,可能性有很多,或许我们至今仍未曾想到。不知脑洞大开思维活跃的你,对此又是怎么想的呢?

            望远镜是一种利用透镜或反射镜以及其他光学器件观测遥远物体的光学仪器。利用通过透镜的光线折射或光线被凹镜反射使之进入小孔并会聚成像,再经过一个放大目镜而被看到。又称“千里镜”。经过400多年的发展,望远镜的功能越来越强大,观测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建造口径更大、观测能力更强的望远镜,用它来窥探宇宙的奥秘,是天文学家们一直以来的追求。美国太空网近日发表文章,将正在建设中的欧洲极大望远镜称为张望宇宙的最大眼睛,其口径达到39.3米。但实际上,相对于口径,对于天文学家而言,有效口径是一个更有意义的参数。那么,有效口径和口径有什么不同?哪些因素会影响有效口径的大小?

  “对于大多数天文望远镜来说,口径和有效口径相差不大。”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兴隆观测站副研究员范舟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但对于一些设计结构独特的望远镜来说,口径和有效口径存在较大差别。

  口径通常指天文望远镜的物理最大直径,有效口径则指望远镜实际有效接收光子的镜面的等效口径。“大部分望远镜虽然镜面前会有副镜和桁架等物体的遮挡,但由于面积相对较小所以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范舟说。但是对于一些特殊光学设计的望远镜,有效口径和口径会有较大的区别。比如正在建设中的大型综合巡天望远镜LSST。虽然它的主镜镜面为8.4米,但是由于特殊光学设计,其主镜上中心部分实际上是一个5米的第三镜,所以实际的有效口径只有6.68米。

 一般的射电望远镜的情况也和光学望远镜基本相同。但有些结构特殊的射电望远镜则不然。比如FAST是目前世界口径最大的单天线射电望远镜。它如同一只巨大的眼睛,镶嵌在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大窝凼洼地。这也是它和大多数望远镜的不同之处——FAST的“底座”整体是不能转动的。

  一般的天文望远镜都会带有一个叫做“经纬仪”的设备。它就像平时的化妆镜底座一般,可以让望远镜360度旋转。在观测处于东升西落不断运动中的星体时,“底座”就可以托着镜面随着星体一起运动,从而保持追踪曝光状态。

  那没有“底座”怎么办?这就要说到FAST的4443块反射面面板。“FAST对于天体的实时追踪正是由这些子镜面组成的抛物面完成的。”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姜鹏表示,可以把FAST看成一个大碗,里面有一面直径比碗口小的抛物面镜子随着观测目标的位置不断移动进行跟踪,其有效口径大小为抛物面镜子的直径。

  “镜面拼接和控制精度也是影响望远镜有效口径的一个因素。”姜鹏表示,要做到组合的抛物面共焦共相,看天体更清晰,看到更加遥远暗弱的天体,这需要十分精准的技术把握能力。

  目前人类能制造的单面光学望远镜最大直径在8.4米左右,直径大于这个数值的望远镜都需要多块镜面拼接完成。而在欧洲极大望远镜未来的制造调试过程中,提高其镜面的拼接精度,将是发挥其观测能力的重要步骤。          天文观测的对象大多数是遥远的暗弱天体。只有采用口径尽量大的望远镜﹐收集更多的天体辐射﹐才能发现新的天体或对暗弱天体有效地进行照相﹐以及进行光度﹑分光等方面的测量和研究。近年来﹐由于天文像复原技术的发展﹐地面光学观测已在某些应用中突破大气限制﹐达到衍射限制的分辨本领。增大口径是提高望远镜分辨本领的一个重要途径。

  据报道,当美国公民退休后他们将被要求考虑搬到佛罗里达州。

  好吧,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要求,但确实有许多退休的人想要去享受佛罗里达州温暖的天气和充足的阳光。

  看起来这不仅仅只是人类的特权,因为一群前FDA的实验猴子也将在退休后搬到这个阳光之州。

  获悉,26只此前参与了FDA尼古丁成瘾研究的实验松鼠猴于近日退休,它们都非常健康。

  现在他们终于有机会去佛罗里达州享受美好时光了。

  据了解,松鼠猴平均年龄20岁左右,最初生活在南美洲热带地区,但很显然它们现在远离了自己的故乡。

  今年早些时候,参与这一研究项目的猴子中有几只不幸死去,而这些幸存下来的“退休人员”将不再需要听从人类科学家的命令,它们将被送到一个叫做“丛林之友(Jungle Friends)”的庇护所里。

  该庇护所创始人Kari Bagnall感谢FDA给了这些猴子一个舒适度过余生的机会。

相关文章

新闻网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2015-2019 AGG.M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