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衰老的水母:揭开长生不老的神秘面纱?!

2019-06-11 16:00:00 作者:bianji3  阅读:19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agg.me 收集整理

  大多数动植物最终都会死掉,但有些幸运的物种却能无视时间。永生,更像是诅咒而不是祝颂——蒂索诺斯这才幡然醒悟。这个神话里的特洛伊王子如此俊俏,以致得到曙光女神厄俄斯的眷顾,她恳请宙斯赐予他永生,好让她和他长相厮守。

灯塔水母只有指甲盖大小。

  “长生不死”是很多人求而不得的梦想,但这一看似不切实际的设想,却在一类不起眼的动物身上真正实现了。这种只有指甲盖大小的水母,竟能从成熟体逆转至生命周期中更早的阶段,完成周而复始的循环。更加传奇的是,这一现象的发现,竟源自一位学生做实验时的粗心大意……

  不死水母的故事起始于1988。海洋生物学专业的学生Christian Sommer在意大利西北部靠近热那亚的浅水区收集到一只微小的钟形水母体,它长着少量纤细的触须,粉红色的性腺呈吊灯形。在一个周五,他将这只水母放在一碗海水中,却忘了在周末它放回到冰箱。当他在下周一回到实验室时,发现水母体不见了。但它没有完全凭空消失——那只碗中留下了一只水螅体。

  这一反常现象让研究者感到困惑。科学家认为他们早已熟知水母的生命周期:受精卵长成毛茸茸的胶囊状幼虫,幼虫变形为水螅体(polyp),随后长成能够游动的水母体(medusa)。水母体产生卵子和精子,完成繁衍后代的使命,直至最后走向死亡。但是,一个周末的时间显然不够碗中的水母体完成繁殖、长成幼虫、变形为水螅体的过程。这些转变需要花上数周的时间。那么,那个周末发生的转变,就只剩下一种惊悚的可能性:就像电影《返老还童》中的本杰明·巴顿一样,水母一定逆转了年龄,从生命循环中成熟的水母体逆转变回水螅体。

  

通常情况下,水母由受精卵发育而来,长成幼虫,之后变形为水螅体,最后成为能够自由游泳的水母体。不过,灯塔水母并不严格地受生命循环限制,成熟的水母体也可以变回水螅体。

  人们在几个世纪前已经知道,水母的生命循环并非一层不变。一些水母会跳过水螅体阶段,直接从幼虫(也叫浮浪幼虫)成长为水母体。也有很多水母一直从未经历水母体阶段,一直以水螅体生活。水螅体可以由其他水螅体变化而来。水母体也可以从其他水母体的下腹部生出来。除去水母生命循环中的可塑性,科学家相信存在着一个极限,一旦水母体到达了繁殖的年龄,这些不同寻常的变态行为再也不会出现。我们一直相信,一旦动物成熟至能够产生卵子和精子,之后唯一的选项就是繁殖和死亡。直到那只在一个周末让自己恢复年轻的水母的出现。

  逆转衰老的灯塔水母

  意大利萨伦托大学的Stefano Piraino在他位于莱切的实验室附近,发现了这类不死的水母——灯塔水母(Turritopsis)。在实验室,Piraino和合作者观察了水母从水螅体到水母体,以及水母体到水螅体的来回转变,其间没有经过繁殖-死亡的生命过程。

  在它们发育成熟成能自由移动的水母体之前,典型的水母幼虫会变成锚状的水螅体,如图。但是一些水母会跳过一些阶段,或者就一直保持在水螅体阶段。

  “这就相当于一只蝴蝶重新变成毛毛虫,简直难以置信。这一定需要真正的变态,而且是相反的变态过程。”Piraino写到。

  Piraino也一直强调,通过感染、被捕食等情形,灯塔水母也会经历死亡。“如果它们确实是不死的,那么我们不难想象,海洋中会飘满灯塔水母,但我们并没有看到那样的景象。”他说。但至少在理论上,水母可以永远沿着生命的循环向前,或是向后。在日本,一位科学家在他的实验室里保存了一只灯塔水母几十年。

  最近,我们了解到拥有这种永不衰老倾向的,可能不止这类小型水母。

  灯塔水母是非常小的物种。如图,多数的水母体都在野外中被吃掉了,它们的永生也没有太大用处。

  在2016年,与Sommer类似的故事发生在中国研究生何劲儒身上。他在研究另一种水母——海月水母时,将一只水母体抛在脑后。几天后,水母体沉到水箱底部一动不动。水母分解成碎片,正常人都会认为它死了然后将它冲入下水道。但何劲儒没有这样做:他继续观察下去。几个月后,如同凤凰涅槃,水母体碎片开始重新组装——触须开始出现,嘴巴开始形成。最后,一个完好的健康水螅体从水母体的尸体中醒来。水母似乎逆转了生命的轮回,而不是简单地死亡。

  就像动物一样,个体细胞也会经历生命循环。所有类型的细胞都由干细胞分化而来,这些干细胞就像一块原始的面团。特定的基因会在每个干细胞中表达或者不表达,这使得干细胞可以变为肌肉细胞、表皮细胞或者神经细胞,就像烘焙师可以使面团变成披萨饼、面包或饼干。但是你没有办法将饼干变为披萨。同样,肌肉细胞也不能转变为神经细胞。

  可倒回的干细胞

  Piraino希望能够理解当水母的身体经历逆转年龄的过程时,在细胞层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灯塔水母的细胞生命存在极限吗?灯塔水母的细胞是否完全分化了?答案,有点难以置信,似乎是否定的。

  正常情况下,控制胚胎变形为幼虫或者从幼虫变形为水螅体的基因开关是不可逆的。“但是灯塔水母细胞可以启动倒回开关。” Piraino解释说。

  当灯塔水母的水母体重回幼年期时,比如,肌肉细胞会关闭或开启一些基因,使其重新表达,这样细胞就倒回干细胞的状态。之后,干细胞会在水螅体中重新形成其他类型的新细胞。

  灯塔水母的形状可以任意改变。它们的干细胞可以分化成特定的细胞,之后又可以回到更原始的状态。

  完全分化的细胞可以重新变回干细胞的想法,对于医疗研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如果我们能启动自身细胞的倒转开关,就有可能开发出疾病治疗的新方法,帕金森、癌症这样由细胞分化异常引发的疾病有望迎刃而解。“癌症就是细胞不讲规则的增长,不受控制的增长。我们对于新增细胞没有办法。” Piraino说。但在灯塔水母中,细胞能够从一种细胞重新编码为另一种,“是一个受控制的过程”。我们需要了解,这种控制是怎么实现的。

  德克萨斯农机大学海洋实验室的Maria Pia Miglietta是Piraino在灯塔水母研究中的合作者。2009年,她发现在日本、巴拿马、美国佛罗里达、西班牙和意大利附近海域生活的灯塔水母的基因基本一致,因而将它们归为同一物种。所以当海洋还没有被不死水母填满时,她证明了这种水母确实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分布。

  Miglietta发现,我们人类才是灯塔水母分布如此之广的原因——船舶的压载水将它们运送至全球各地。不像一些其他物种,不死的水母对生态系统几乎没有威胁,因为它们很小,对我们的威胁也不大——即使被叮咬也不会感到疼痛。然而,它在水母体和水螅体之间来回转变的能力,使它们能够承受船体的压力,从而帮助它们遍布全球。

  不死的细胞指令

  当我在德克萨斯州与Miglietta见面时,她的灯塔水母基因工作仍在继续。她现在的研究计划是由两位日本生物学家:山中伸弥(Shinya Yamanaka)和他的学生高桥和利(Kazutoshi Takahashi)提出的。在本世纪初期,他们将4~7段称为转录因子的蛋白注射到小鼠的皮肤细胞中。转录因子和DNA结合,控制哪段基因被表达。两位科学家发现,仅仅是这些少量的蛋白,也能够使皮肤细胞回到干细胞阶段。科学家又能将这些干细胞培养成神经细胞、血细胞和心肌细胞。因为这项开创性的工作,山中伸弥获得了2012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科学家发现不仅仅是灯塔水母在受刺激后回到生命轮回中的早期,图中的海月水母同样可以。

  Miglietta告诉我,现在的主要障碍是,很多关于转录因子的工作都是在培养皿中进行的。但在动物体内,细胞与周围细胞有着持续的交流,它们通过分子信息告诉其他细胞如何运转。

  “为了完全理解一个细胞如何变成全能干细胞,之后再转变成其他细胞,你需要知道它在有机体中是如何工作的。” Miglietta说。山中伸弥和他的合作者在最近的论文中指出了相同的问题。他说为了理解细胞的命运,灯塔水母细胞这种从成熟细胞转变为干细胞的机制,是我们的最佳研究对象。

  这就是Miglietta和Piraino正在研究的。他们已经收集了灯塔水母的水母体和水螅体,观察它们在逆年龄时哪些基因是活跃的。山中伸弥在小鼠试验中用到的转录因子,也受到了他们的特别关注。

  Miglietta列出了一系列他们希望能够解答的问题。“我们希望明白山中伸弥发现的基因在灯塔水母细胞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她说,“这段基因是否存在?如果只有两三段基因,每一段具体控制着什么?我们可以将灯塔水母视作模型系统,来理解基因的行为吗?这是我们现在的努力方向。”

  但至少,在收集完所有数据、证实试验的可重复性之前,不死水母的秘密依旧笼罩在神秘面纱之下。

一名叫沙林o费尔南多(Shalin Fernando)的游客目睹了这惊心动魄一幕,并将其拍摄了下来。当天,在莫雷米禁猎区内,费尔南多正悠闲地驾车观光,忽然,眼前的景象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头母狮子和一头小狮子紧挨在一起,被一群饥饿的野狗团团围住,无法脱身。双方正处于僵持状态,突然,母狮子跳了起来,直扑向对面的野狗。其他野狗见状,纷纷将攻击目标转向母狮子,小狮子则乘乱偷偷溜到旁边的一棵树下藏了起来。

混战持续了一段时间后,这群野狗便放弃了此次猎食转而去寻找其他猎物了。

费尔南多说:“我真替这对母子捏了一把汗。听导游说,这头母狮子之前的孩子都没能活下来,这次真是有惊无险啊。”事后,有游客在禁猎区内发现了一只跛行的野狗,经推测应该是被母狮子咬伤所致。

在非洲博茨瓦纳的莫雷米禁猎区内,一头母狮子为掩护幼崽,与一群野狗展开了殊死搏斗。经过一番奋战,这对母子才得以存活下来。事发第二天,游客发现一只野狗似乎有被咬伤的迹象。

  进入21世纪,智人所面临待办议题的第一项,就是“永生不老”。两千多年前,方士徐福就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漂洋过海,为秦始皇求长生丹药;2009年,谷歌任命真心相信人能长生不死的比尔.马里斯,担任创投公司谷歌风投执行长。谷歌风投总投资金额高达20亿美元,其中36%将投入生技新创公司,包括几项深具雄心的寿命延长计划。人类对于“永生”的渴望,从意识到“死亡”开始,就从未停止。

  到2050年,人类的智力、记忆或感官都将可以与外部技术连接起来。这并不是说要创建一个思维备份,而是说你的大部分思维将会在物质大脑以外的地方运行。

  据报道,知名未来学家伊恩·皮尔森(Ian Pearson)博士近日表示,未来几十年内,人类或许可以通过思维与机器的融合来实现某种永生。

  如果这一设想成真,就意味着即使身体死去,我们依然能以机器人的形式或者。我们或许还能参加自己身体的葬礼,并利用“高度升级的身体”重新开始生活。不过,据伊恩·皮尔森称,这也可能意味着你不再拥有自己的思维。他警告称,向“电子永生”的转变需要非常细致的计划,否则我们“云连接”的大脑可能会被用于我们无法控制的目的。

  皮尔森在近期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到2050年,人类的智力、记忆或感官都将可以与外部技术连接起来。这并不是说要创建一个思维备份,而是说你的大部分思维将会在物质大脑以外的地方运行。

  “它没有被上传,而只是在新平台上无缝生长,只要你处于连接状态,它基本上就仍然是你,”皮尔森写道,“某一天,你的身体死去,大脑停止工作,但没什么大问题,因为你99%的思维依然完好,在IT(设备)上,在云端快乐地运行。”

  “假设你储蓄了足够的钱,并且准备充分,那你从此就可以连接到一个机器人上,将其作为你的身体。你可以去参加你的葬礼,然后像以前一样生活,你依然是你,只不过身体变得更年轻,并且高度升级。”

       未来几十年内,人类或许可以通过思维与机器的融合来实现某种永生。

  然而,皮尔森也指出,由于这一过程需要向科技公司购买或租赁机器人,因此可能会遇到细则问题。科技公司可能会为了利益而窃取员工思维的所有权,从而在员工去世之后继续“奴役”他们。

  “云计算公司可能会复制你的思维,并制造其他变种来满足广泛的市场需求,”皮尔森写道,“他们还可能利用你的思维来进行新系列家庭助手机器人的用户体验设计。每一个副本都会觉得自己曾经是你,每一个都会认为自己现在正被奴役,在为一家科技公司免费工作。”

  类似的阴谋可能发生在公司的医疗计划中,甚至家人也可能希望利用你的思维做一些违背你意愿的事。所有这一切最终都归结于计划。

  “做得好的话,你可以生活在豪华的网络天堂里,随心所欲地跳入现实世界,同时在网上过着难以想象的幸福生活,”皮尔森说,“(而如果)过多参加休闲品尝会,过多使用全整合的思维分享社交媒体,在没有充分研究的情况下签署雇佣协议,或许你可以永生,不会死亡,但会永远成为一个公司资产,一个单纯的奴隶。”

  还要多久我们才能上传意识?

  未来学家、科学家和科幻爱好者一直在关注和探索大脑和记忆的保存。许多人说,这属于“超人类主义”的范畴。

  超人类主义认为,在科学技术的帮助下,人类身体可以超越现在的形式。许多人一直在推动思维上传的实践,包括谷歌工程总监雷蒙德·库茨魏尔(Ray Kurzweil),他相信我们可以在2045年时将整个大脑上传到计算机上。

  类似的技术也经常在科幻小说和影视作品中出现,包括Netfix的电视剧《副本》(Altered Carbon)和颇受欢迎的《黑镜》(Black Mirror)系列剧。

  关于如何保存人类大脑,科学家和未来学家有许多不同的理论,比如将我们的记忆上传到计算机,以及Nectome公司的高科技冷冻遗体项目,据称能保存大脑组织长达数千年。

  另一位知名未来学家、日裔美国籍理论物理学家加来道雄认为,虚拟现实可以用于保留我们所爱的人的个性和记忆,即使在他们死去之后。“想象一下,能够在你爱的人死后与他们交谈……这是可能的,如果他们的个性能作为化身被上传到计算机上,”加来道雄解释道。

  不过,这些观点受到的批评一直没有断过。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神经学家迈克尔·亨德里克斯(Michael Hendricks)称,这些技术是一个“笑话”。他说:“我希望未来的人会对此感到震惊,在21世纪,历史上最富有和最舒适的人花费金钱和资源,试图在他们的后代背后永远活着。我的意思是,这是个笑话,对吧?”

  神经学家米格尔·尼可列利斯(Miguel Nicolelis)近日表示,这样的技术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大脑不可计算,没有工程手段可以复制它,”他说,“即使你拥有全世界所有的计算机芯片,也无法创造出意识。”

  因此,就算在我们有生之年还无法达成永生,这场与死亡的战争仍有可能是接下来这个世纪的旗舰计划。在这场对死亡的战争中,如果科学上出现显著进展,真正的战场就会从实验室转移到国会、法院和街头。而如果科学的努力宣告获胜,就会引发激烈的政治冲突。过往历史上所有的战争和冲突,很可能规模都将远远不及接下来的这场争斗:争夺永恒的青春

这只调皮的小鱼看上去刚刚戴上一顶“新帽子”。日前,潜水爱好者Scott Tuason在菲律宾捕捉到有趣的一幕:一只小鱼钻进了水母的肚子里,把它当成“保护罩”在海里自在游动。

原来,这只小鱼是把水母当成了移动小窝,以保护自己不被其他大鱼吃掉,等到它长大,便会脱离水母独自生活。虽然这种现象并不常见,但却是小体积鱼类保护自己的一种方法。

这只调皮的小鱼看上去刚刚戴上一顶“新帽子”。日前,潜水爱好者Scott Tuason在菲律宾捕捉到有趣的一幕:一只小鱼钻进了水母的肚子里,把它当成“保护罩”在海里自在游动。

原来,这只小鱼是把水母当成了移动小窝,以保护自己不被其他大鱼吃掉,等到它长大,便会脱离水母独自生活。虽然这种现象并不常见,但却是小体积鱼类保护自己的一种方法。

  涡虫是非寄生的扁虫(flat-worm)。分布于温暖地区海域或淡水之中。长2毫米至10厘米不等,体扁且对称,具单眼点和嗅觉器官。通过摆动体表纤毛在水中滑行。咽管长,可收缩,食无脊椎动物

      科学家近日取得了一项重要突破,也许将帮助人类实现肢体再生的梦想。 科学家在涡虫体内发现了一种干细胞,可让扁虫重新长出头部、大脑或其它身体组织。这一发现对人类而言意义重大。

  据报道,科学家近日取得了一项重要突破,也许将帮助人类实现肢体再生的梦想。这一发现对人类而言意义重大。再生医学致力于实现皮肤细胞、甚至整个器官的再生,可用于治疗多种疾病,如先天缺陷、失明、糖尿病、心脏病和癌症等。

  科学家在涡虫体内发现了一种干细胞,可让扁虫重新长出头部、大脑或其它身体组织。这一发现对人类而言意义重大。再生医学致力于实现皮肤细胞、甚至整个器官的再生,可用于治疗多种疾病,如先天缺陷、失明、糖尿病、心脏病和癌症等。

  这种干细胞被命名为Nb2,是成体多功能干细胞的一种。人体内的这种“未分化”细胞可发育为多种器官与组织。

      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斯托瓦斯医学研究所的一支专家团队采用新型“流动细胞术”对快速流动的血液中的细胞进行扫描,结果发现了这种能够实现整个器官再生的特殊干细胞,并在其开展再生行为前、提前将其从涡虫体内分离出来。涡虫常见于池塘和湖泊中。一些科学家认为,这种常见生物或将成为人类实现永生的关键。

这种干细胞被命名为Nb2,是成体多功能干细胞的一种。人体内的这种“未分化”细胞可发育为多种器官与组织。能发现这种细胞,还要归功于一种名叫piwi-1的蛋白质标记。更重要的是,这种蛋白质也存在于人体中。  这种干细胞被命名为Nb2,是成体多功能干细胞的一种。人体内的这种“未分化”细胞可发育为多种器官与组织。能发现这种细胞,还要归功于一种名叫piwi-1的蛋白质标记。更重要的是,这种蛋白质也存在于人体中。

  该研究的高级作者、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的分子生物学家亚力山卓·桑切斯·阿尔瓦拉多教授(Alejandro Sanchez Alvarado)指出:“这是我们首次对成体多功能干细胞开展前瞻性分离。”

  能发现这种细胞,还要归功于一种名叫piwi-1的蛋白质标记。更重要的是,这种蛋白质也存在于人体中。

    “我们的研究结果说明,这种神奇的细胞不再是一个抽象概念,而是真实存在。它能够使动物重获再生能力。并且我们成功实现了该细胞的活体提纯,并对其开展了详细研究。”

  桑切斯·阿尔瓦拉多教授补充道:“我们在涡虫和人类体内都发现了这种蛋白质表达,说明其中隐藏着某些我们可以利用的机制。”

  “我认为这些原则可广泛适用于任何依赖干细胞进行发育的生命体。这自然也包括全体人类。”

所有生物都具备一定的再生能力,人类也不例外。但蚯蚓、海星等无脊椎动物的再生能力要发达得多。图为研究人员在实验中用到的部分涡虫。  所有生物都具备一定的再生能力,人类也不例外。但蚯蚓、海星等无脊椎动物的再生能力要发达得多。图为研究人员在实验中用到的部分涡虫。

  就科学家所知,人类出生后、体内便不再含有多功能干细胞。而涡虫体内的多功能干细胞却能一直保留到涡虫发育成熟,然后变为所谓的“成体多功能干细胞”,又名“成体未分化细胞”(neoblasts)。科学家认为,这些成体未分化细胞便是实现再生的关键。

  科学家自19世纪末便开始了对成体未分化细胞的研究。但一直到近几十年,科学家才凭借先进的实验与分子技术发现,这种细胞其实有许多不同类别,其特性多种多样,基因表达规律也不尽相同。

  桑切斯·阿尔瓦拉多教授解释道:“我们也许要向100条涡虫体内植入100中不同的细胞,才能找到唯一能够真正实现器官再生的多功能细胞。”

  “而光是要找到一种符合‘成体未分化细胞’定义的细胞,就需要开展大量工作。”

图为一种名叫Polycelis felina的涡虫。图为一种名叫Polycelis felina的涡虫。

  “要想通过识别该细胞表达的基因、在分子层面上定义该细胞,就必须将其破坏、进行加工处理。但这样一来,细胞就必然会死亡,无法让我们在细胞再生过程中进行追踪。”

  长时间以来,科学家一直用piwi-1蛋白作为区分成体未分化细胞和其它细胞的标志。因此该研究的共同作者曾安博士根据细胞是否表达出这种蛋白、对不同细胞进行区分。只有含较多piwi-1蛋白的细胞才符合成体未分化细胞的筛选标准。

  桑切斯·阿尔瓦拉多教授指出:“我们此前从未对涡虫开展过此类基因表达与蛋白质含量同时进行的量化分析。”

  “若没有斯托瓦斯医学研究所的这些先进科学仪器,包括分子生物、流动细胞术、生物信息学和成像仪器等,我们便无法开展这样的分析。”

  “许多研究人员一度认为,所有能表达出piwi-1蛋白的细胞都属于成体未分化细胞,与该标记物的含量无关。但我们的研究显示,标记物含量其实会关系到某种细胞是否属于成体未分化细胞。”

  曾安对约8000个富含piwi-1蛋白的细胞进行了筛选,剔除掉最终会分化为肌肉或皮肤等组织的细胞,最后只剩下了两种可能具有多功能的细胞,分别命名为Nb1和Nb2。其中Nb2组可表达出tetraspanin蛋白。该蛋白位于细胞表层,有悠久的进化历史,但人们对它了解甚少。

  接着,曾安制作了一种特殊抗体,将这种细胞从各种成体未分化细胞中提取出来。最后,他再将这个提纯后的细胞植入一只受到了致命辐射剂量照射的涡虫体内。结果,这些细胞不仅开始重新分化、救了这些涡虫一命。而且与用传统方法提纯的细胞相比,这些细胞还连续多分化了14次。

  桑切斯·阿尔瓦拉多教授表示:“我们的研究使多功能干细胞的种类进一步丰富。在此基础上,许多从前无法进行的实验都可以得到开展。”

  此前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分析涡虫的重复再生能力后指出,涡虫能够实现永生。

  六年前,专家曾将一只涡虫切割成许多份,结果每部分都发育成了一只完整的新涡虫,最后共培育了出2万多只涡虫。研究人员认为,这有助于科学家寻找使人类延年益寿、青春永驻的新方法。

     研究人员说:“如果我们清楚组织在正常环境下再生时都发生了什么,我们就能构想出安全取代人类由外伤或疾病导致受损的器官、组织 和细胞的方法。例如,这对治疗老年痴呆症非常有价值。通过这种知识,我们还能评估出当干细胞在正常再生过程中出现错误,会产生什么后果,例如血液干细胞出现问题,可导致白血病。”

        长寿几乎是世界各民族的追求。中国历史上,秦始皇、汉武帝等强大的帝王,也不能免俗地求仙、服用灵丹妙药,以求长生。人活多大年龄为长寿?据古籍记载,人的自然寿命(天年)当在百岁以上。明·张介宾《类经·卷一·摄生类一》注:“百岁者,天年之概。”俗语有“百年以后”,即指死亡。健康长寿是小康社会的重要标志之一。安定的社会环境、良好的经济基础是人类健康长寿的基本的条件。

        想长寿是正常心理,但靠注射干细胞,目前并无科学依据。就算它能让人面色红润,那也是排异反应,而不是更年轻的体现。

  近日,有四名富豪在中介公司组织下远赴乌克兰接受“胚胎干细胞”治疗,注射一针干细胞花费约60万元人民币。对此,中科院院士周琪在近日举行的2018年全国科技周活动上表示,“打针的富豪们所说的手脚发热、食欲提升等等,感觉好像‘提高了免疫力’,这与当年在我国流行的鸡血疗法、喝尿疗法本质上没有区别,都是伪科学。”

  干细胞是一类具有自我复制或修复能力的多潜能细胞,在人和动物的身上有多种功能和表现,例如蝾螈的断肢再生,人的血液更新(由造血干细胞完成)等,因此干细胞被人们寄予很大的期望,尤其是在治疗疾病方面。

  人们也寄希望于用干细胞延年益寿,几位富豪去国外注射干细胞就是这种想法的体现。但在现有的科技条件下,注射干细胞并不能使人延年益寿。

  基于干细胞研究的伦理和规定,国际上不允许使用人的超过14天的胚胎组织和细胞,即胚胎干细胞。

        注射干细胞还须注意排异反应
  乌克兰的干细胞注射采用的是流产胎儿的干细胞。流产胎儿的干细胞可能有多种月份,从1个月到7个月,所以不同月份流产胎儿的干细胞功能性就有很大差异。7个月胎儿已经基本发育成形,因此其干细胞的全能性要大打折扣,1个月胎儿干细胞的全能性则比较好。

  问题是,人的年轻化是全身性的。这些胎儿干细胞即便注射进富豪的血液内,也顶多是丰富了其血液中的干细胞,难以通过血液循环分布到全身各组织器官去修复和补充各处的衰老细胞,从而让人全面地变得年轻起来,包括运动、神经、消化等诸系统的年轻化。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对全身各处选择性地注射干细胞,让不同部位的组织和细胞变得年轻起来。

 

  事实上,此次的富豪注射干细胞已经引起了排异反应,即手脚发热、面色红润、食欲提升等。这并非是干细胞让人年轻的效果,而是免疫反应的现象或症状,是机体排斥异物(胎儿干细胞)并对自身进行保护的反应。

       目前这样的操作只是治疗某一部位的疾病,如眼部的黄斑变性就是在眼部相当位置注射(移植)干细胞。因此,对全身各个部位注射干细胞的操作极难,也难以获得全身各组织器官的全面和均匀的更新或修复。此外,外源性干细胞会受到机体免疫系统的排斥。对器官移植而言,除了组织配型必须相同外,还要靠服用药物抑制排异反应。对于异源性干细胞注射(移植)也受到免疫排异反应的制约。

  所幸几位富豪注射的干细胞剂量不大,否则引发的免疫排异反应会更强烈,严重者还会丧命。

  自身诱导分化干细胞或可延年益寿

  但这指出了一个方向,如果利用自身诱导分化的干细胞或许可以避免排异反应,达到治疗疾病和延年益寿的目的。诱导多能干细胞就是如此,日本的山中伸弥团队利用逆转录病毒载体向小鼠的两种成体细胞转入四个基因产生了类似小鼠胚胎干细胞的特征,即诱导多能干细胞,由此获得201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此后,各种诱导的干细胞就开始进入基础和临床试验。例如美国研究人员用患者自身的脂肪细胞制作成诱导多能干细胞以治疗黄斑变性。尽管避免了免疫反应,但治疗效果并不理想,3名病人在治疗后都失明。

  由于干细胞治疗的风险极大,2012年1月,原卫生部叫停中国大陆境内所有的干细胞治疗活动。2015年7月,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食药监总局颁布了《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明确了干细胞临床治疗的前期化标准。至此,干细胞临床治疗试验才在中国有序开展。

  其最大困难是,少量的或部分干细胞不可能达到让全身各组织器官均匀更新和年轻的目的。如果该技术成果替代现有的繁衍规律,那就要重新定义生命。

       这意味着,将来即便可以用人自身的细胞产生诱导多能干细胞来治病和延年益寿,而且其优点在于不会诱发免疫排异反应,但效果也需要循证观察和实证。

  因此,在现有科技手段之下,能让生命延年益寿的方式仅是:合理膳食、适量运动、戒烟限酒和心理平衡。

        通过对各种医疗、健康、养生、食疗等长寿方法分析,我们认为只有能预测、防治全身上百种身心智常见病才是长寿的好方法。

         在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百岁以上寿星并不是依靠药物等获得健康、长寿的,他们依靠的主要是日常食物,所以说,如果把他们巧合的科学食疗变成科学,就能“制造”大量的百岁寿星。世界在不断发展、进步之中.创新能实现百岁等人类的诸多梦想和奇迹!人类的进步是源于创新!

      细胞是绝大多数已知生命体的基本组成单元,但即使是这样基本的结构,对于今天人类的科技而言,依然过于复杂与精密。我们不禁想到,最早的细胞结构,是否会有更加“简单明快”的结构,以帮助我们更好的了解这种生命单元的运作过程。 

    不同种类的细胞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人类胚胎中的一个干细胞会最终变成神经元而不是肌肉细胞?为什么有的干细胞会发育成软骨组织而不是心脏组织?一直以来,这些问题就像有关生命的“终极之问”一样考验着每一个人。

  今天,洛克菲勒大学的科学家们在 Ali h。 Brivanlou 和 Eric d。 Siggia 的领导下进行的一项新研究终于揭示了决定细胞“命运”的分子环路。他们在 5 月 23 日的《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Self-organization of a human organizer by combined Wnt and Nodal signalling》的论文,使用“人鸡胚胎”首次验证了组织者(Organizer)——一种帮助组织并引导胚胎发育的细胞群在人体组织中存在的事实,使研究人类早期胚胎阶段的发展迈上了一个新的平台,并可能就此针对各种疾病开发一系列新的疗法。

 

 

  “组织者”

  上世纪 20 年代初期,德国胚胎学家 Hans Spemann 和他的学生 Hilde Mangold 就开始探索胚胎干细胞如何分化成身体中的任何种类的细胞组织,包括骨骼、脑、肺和肝脏等等。

图丨德国胚胎学家 Hans Spemann图丨德国胚胎学家 Hans Spemann

  在 1924 年的蝾螈胚胎实验中,Spemann 和 Mangold 发现了一组独特的细胞群。当将其移植到另一种蝾螈胚胎时,它会诱导附近的细胞形成脑和脊髓的雏形——这个新的胚胎长成了一对连体蝾螈双胞胎。

  这项研究被认为是发育生物学中最重要的研究之一,1935 年 Hans Spemann 也因“胚胎诱导”理念为发育生物学做出的贡献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Brivanlou 对此评价道,“这项研究解答了 ‘脑和其他器官的发育信息是从哪里来的?’这个胚胎发育学问题”。

图丨蝾螈图丨蝾螈

  之后,科学家们还在其它两栖动物和鱼类胚胎中发现了类似的细胞群,这些细胞群在组织的早期结构发育方面起到了重要的塑造作用,因此被称为“组织者”(organizers)。它们发出分子信号,使其他细胞以特定的方式生长和发育。当一个组织者从一个胚胎移植到另一个胚胎时,“组织者”会刺激它的新宿主逐渐发育出一个包括脊髓和脑的中枢神经系统,组织者自身会发育为脊柱的骨骼等组织。

  然而,要观察到一个人类组织者细胞,科学家不得不将培养胚胎的时间延长到 15-16 天。但是受限于国家层面的道德规范和法律,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禁止科学家们利用已经发育了 14 天以上的人类胚胎做实验,因为这是胚胎不能再分裂的关键点,此时胚胎可以被视为一个个体。正是这些伦理等相关问题限制了直接用人类胚胎展开相应的实验。于是,科学家们开始积极寻找各种相类似的替代品。

  为了验证是否可行,Brivanlou 和他的团队使用人造人类胚胎开展了一系列的实验。他们在实验室中用人类的胚胎干细胞培养出了一小团直径约为一毫米的细胞组织。尽管这些人造模拟组织与天然胚胎相差甚远,但它们仍然包含了许多存在于真正人类胚胎中的细胞和组织,并且可以作为实验性替代品。

图丨人类胚胎干细胞被诱导进入胚胎样结构图丨人类胚胎干细胞被诱导进入胚胎样结构

  过往的研究表明,三种不同的信号传导途径直接促进了小鼠和青蛙等动物的早期胚胎发育。通过激活人工胚胎中的这些通路,Brivanlou 和他的同事们发现,同样的分子信号也可以促进人类细胞的发育。更进一步来讲,如果按照正确的顺序给出这些信号,人工胚胎甚至会逐渐发育出自己的组织者。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一切还只是在实验室中的操作,毕竟细胞在培养皿中的变化和在真正的胚胎里的变化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于是,为了验证他们最初的实验发现,研究人员将人工胚胎移植到活鸡胚胎上,以进行更贴合人体研究。当然,他们事先用荧光标记标记了人类细胞,使研究人员能够在显微镜下更精确地对人类细胞进行追踪。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大吃一惊。

  各司其职

  跨物种细胞移植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研究团队以前曾经尝试过让人造人类胚胎与小鼠胚胎相融合,但事实证明这极为困难,还从未有人成功将人类胚胎细胞移植到早期禽类胚胎中。

  当人类胚胎细胞被移植到禽类宿主体内后,人类细胞便开始诱导脊柱与神经系统的基础性发育,很明显,这一行为标志着真正意义上的人类“组织者”形成。

  “令我惊异的是,移植细胞不仅存活了下来,还进一步形成了完美的组织结构。”Brivanlou 表示。

图丨研究人员将人类细胞(红色) 植入一个鸡胚胎中图丨研究人员将人类细胞(红色) 植入一个鸡胚胎中

 实际上,在 2016 年,Brivanlou 的小组就首次在培养皿中培养出只有十四天发育程度大小的人类胚胎。但是,他们不得不在胚胎能够开始一系列复杂的细胞重组、并能长出四肢和器官的这个节点上停止这个实验。换句话说,实验终止之前他们没能观察到“组织者”细胞是如何运作的。

  吸取上次的经验,在最近的这次实验中,他的研究团队通过培育人造人类胚胎组织,巧妙的绕开了超过十四天便必须终止对人类胚胎的实验的规定。而这次在鸡胚胎上的培育结果与 1924 年的蝾螈实验结果非常相似。

 然而令他惊奇的还远不止这些。来自人类的祖细胞会最终发育成软骨与骨骼组织,并形成第二脊柱,而最终会发育成脊髓和脑的神经组织则是完全来源于鸡细胞。

  据 Brivanlou 介绍,从物种上来看,禽类是一种更接近恐龙的动物,而非人类。人类细胞能够在禽类胚胎中形成新的结构,证明了动物细胞可以进行选择性发育,而这一能力一直被隐藏在百万年的进化历程中。

  “当你把组织者移植到鸡胚胎中,有一套‘语言’会用来引导禽类细胞发育为脑和神经系统,而这套‘语言’也同样适用于两栖生物和鱼类。”Brivanlou 表示。

     而那些被移植到鸡细胞中并最终发育为神经组织的人类细胞,也证明了细胞交流的存在。细胞通过相互之间传递信号来影响彼此的“命运”,这也是过去一直不为我们所知的。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发育生物学家 Claudio Stern 称,这项工作是“很好的技术进步”,尽管它还有很大的局限性。在人类胚胎之外制造有组织细胞的方法可以帮助研究人员了解这些细胞独特的诱导功能。但是这种方法并不能真正的代替对胚胎中组织者细胞的研究,组织者细胞可以由更多样化的细胞组成,而不是只有来自干细胞群的细胞。为了研究组织者细胞,研究人员必须突破 14 天的伦理限制,这个突破直到最近才被认为在技术上是可行的。Stern 说:“如果我们能再多花一两天时间,我们就可以研究真正的组织者细胞了。”

图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发育生物学家 Claudio Stern图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发育生物学家 Claudio Stern

  来自 Jackson 实验室的干细胞研究者 Martin Pera 对 Brivanlou 的研究称赞有加,他认为人鸡胚胎能为科学界带来以前的技术无法实现的效果。比如说,通过这项技术,科学家们能够更好的了解人类胚胎发育早期中的那些可能导致流产的生理缺陷。从另一方面说,这项技术激励科学家们把类似胚胎的结构和人工培养的人类干细胞进行比较,从而对干细胞的作用有更深入的了解。

     英国剑桥大学发育生物学家 Ben Steventon 并未参与此项研究,他说,即使不是真正的组织者细胞,这种新方法仍可用于研究人类与其他物种在早期发育过程中细胞间的信号传递是如何变化的。 

  可以说,人鸡胚胎成功避免了用真正的人类胚胎做实验会带来的道德和法律方面的限制。来自德国斯图加特的霍恩海姆大学(Universität Hohenheim)的发育生物学家 Martin Blum 十分喜欢这项技术。他认为这项技术的先进之处在于,我们不需要再用真正的人类胚胎就能进行研究了,处于发育初期的人类胚胎已经可以被人鸡胚胎所取代,后者还可以向科学家们提供更多的关于胚胎学的核心信息。

图丨发育生物学家 Martin Blum图丨发育生物学家 Martin Blum

  但是 Brivanlou 本人并不同意。在他看来,对真正胚胎的研究从来都不能被别的东西所取代,人鸡胚胎毕竟只是一种效仿真正人的胚胎的模型,而模型总是或多或少会忽略了一些细节的。他透露说,实验的下一课题是研究人类的“组织者”细胞是到底如何诱导周围的细胞的。如果这一课题有所进展,我们就能更好地了解如何将人类干细胞培育成具体的组织或结构,为需要再生器官和再生组织的治疗方案提供新的思路。Brivanlou 十分看好这对人类胚胎干细胞和鸡的组合,他期待尽早揭开更多人鸡胚胎的神秘之处。

  了解起源才能向前

  再生医学是仰赖干细胞的相关技术治疗和修复衰竭的组织,甚至是以新生的组织来取而代之,因此,了解未分化的干细胞如何成为特定类型的组织,对于再生医学至关重要。

  此外,Brivanlou 跟团队提出基于小鸡的移植方法,可以称得上是研究人类早期发育阶段的一项强大的新工具,而这项工具他们也已经在其他研究中使用。他们的成果为正常细胞分化和组织形成的研究提供了一个窗口,可以帮助科学家了解在生命早期,问题是在什么时候、以及如何出现的。

      与此同时,Brivanlou 计划利用他克隆的胚胎细胞来探索早期胚胎发育的关键步骤,并梳理出发育过程可能会出错的各种方式。他计划使用 CRISPR 基因编辑工具来引入致病性突变,并观察它们在某些最早发育阶段中的作用。他说,即使是 4 天窗口期,也足够他的团队培育并研究这些克隆胚胎。这项研究足够让几代人忙活了。”

  因此,基于这项研究也可能发展出多种预防流产和出生缺陷的新方法,以及针对从癌症到糖尿病等疾病的新疗法。

  “如果你想了解某些事情,你必须先了解它的根源,”Brivanlou 说。“如果我们想了解人类疾病的根源,我们就得在人类细胞的研究上下足功夫。”

 

      据报道,科学家距离在不使用精子和卵子的情况下制造出人工生命又迈出了一大步。将两种完全不同的干细胞放在一个培养皿里,它们会长成初期的胚胎形态,研究人员将其称为“类囊胚”(blastoid)。用干细胞作为培育原料将提供无限量的、一模一样的胚胎,在生物医学领域将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项技术的发展也有望为不育症的最主要成因——胚胎无法在子宫壁上着床——提供治疗方法。在新的医药试验中,人工胚胎也将是很有用的实验材料。

  克隆人即将出现?

  这项新技术是在小鼠身上实现的。研究人员表示,该技术将在3年内制造出不用精子和卵子培育的小鼠。不过,也有专家警告称,如果这项技术复制到人类身上,可能会带来新的威胁,比如一支由克隆人组成的军队。

  研究人员表示,用干细胞培育出人类胚胎的技术可能还需要长达20年的时间加以完善。

  这项技术如何实现?

  研究人员将来自小鼠的两种胚胎干细胞结合在一起。在培养皿中结合之后,这些干细胞会长成类似囊胚——可植入子宫的早期胚胎形态——的结构,研究人员称其为“类囊胚”。囊胚是一团球形的细胞群结构,由滋养层、内细胞群和充满液体的囊胚腔组成。当植入子宫之后,这些细胞先是触发子宫发生改变,像3天半的正常囊胚一样。在正常发育中,滋养层会继续形成胎盘,但该研究中的类囊胚最终未能发育成成熟胚胎。

  研究负责人、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的Nicholas Rivron教授表示,最快在3年内就能获得可用的人造小鼠胚胎,但人类胚胎的出现将需要几十年时间。这些胚胎的主要用途将是药物试验和不育症研究。

  “众所周知,胚胎非常宝贵,而且如果没有足够的数量,就不可能用它们来试验药物,”Nicholas Rivron教授说,“有了囊胚,你就能获得数量。这将使未来的药物筛选成为可能。”

  “我不认为应该用囊胚来繁殖人类,这在伦理上很成问题,可能会出现某个活人的克隆体,”他补充道,“人类克隆是被完全禁止的。”

批评者认为这项技术将导致克隆人的出现,而这是被“完全禁止的”。批评者认为这项技术将导致克隆人的出现,而这是被“完全禁止的”。

  当被问到阻止囊胚植入的最大障碍时,Nicholas Rivron教授说:“我们其实并不知道答案。这是一个迷人的问题。它们看起来与正常囊胚非常相似,并且能产生许多细胞类型。”

  “然而,这些细胞并没有合理组织起来。它们看起来像一个组织混乱的胚胎。我们有希望在未来三年里发现这一问题的答案,”他补充道,“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实验室中,从具有发育成完整生物体的干细胞培育出(胚胎)结构。完整生物体包括了婴儿和其他结构,如胎盘和卵黄囊。这是目前我们所知的第一次。”

  庆幸还无法用在人类身上?

  Rivrion教授表示,这种技术“极不可能”被无赖国家用来建立一支克隆军队,因为他们并不具备相关的科学专业知识。伦敦国王学院的干细胞科学研究者Dusko Ilic博士说:“这是科学家首次揭示胚胎植入的分子机制,这些发现可能有助于我们更多地了解不育症,并改善辅助生殖的结果。”这项研究的结果发表在近期的《自然》(Nature)杂志上。

    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院的罗宾·洛夫尔-巴奇(Robin Lovell-Badge)表示,尽管这项研究取得了突破,但令人感到宽心的是,该技术目前还无法应用在人类身上。他说:“一些人可能会感到宽慰,因为这种可能产生许多基因相同,并能植入人体的胚胎样结构的方法还不可行。虽然就目前而言,将这些胚胎结构植入女性体内是非法的,英国很显然就是这样的情况。”

    克隆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它在给人类带来许多利益的同时,也向人类及社会提出了许多挑战。目前世界范围内关于要进行克隆人实验和坚决禁止克隆人实验的论争,就是克隆技术直接给人类带来的一个社会问题。禁止克隆,因为,这里涉及到许 多关于人的尊严、关于社会伦理道德等问题。首先,克隆人使“人”的基本定义发生了改变,使人丧失了尊严。其次,克隆人彻底搞乱了社会人伦关系。人,都是父母所生,对父母是亲子关系,对宗族有世代关系,对亲戚有姑舅表亲关系等。这些关系构成了社会的人伦关系。最后,克隆技术若被一些狂人滥用,还会产生一系列严重的社会恶果。

     人造肉分为两种,其中一种人造肉又称大豆蛋白肉,人造肉主要靠大豆蛋白制成,因为其富含大量的蛋白质和少量的脂肪,所以人造肉是一种健康的食品。另一种是利用动物干细胞制造出的人造肉。
     大豆蛋白肉实际是一种对肉类形色和味道进行模仿的豆制品。利用动物干细胞制造出的人造肉,研究人员用糖、氨基酸、油脂、矿物质和多种营养物质“喂养”干细胞,让它不断“长大”。
     2015年4月2日,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的生理学教授Mark Post认为10年之内,人造牛肉除了和自然牛肉一样美味之外,在其它方面也将优于自然牛肉,从而解决当今牛肉生产面临的环境和动物保护问题。18个月前,他亲眼见证了首块牛肌肉干细胞制造的“人造牛肉”。

 

《环球科学》杂志微信公号 图

《环球科学》杂志微信公号 图

  2018年底,在美国餐厅的菜单上,可能就会多一项“人造肉”的选择。

  美国Just公司代表乔舒·蒂特里克(Josh Tetrick)表示,2018年底,人造“干净肉“ (clean meat)将可能出现在美国和亚洲国家的各大餐厅。Just公司从事动物干细胞“干净肉”的培育。蒂特里克称,第一批面向餐厅的人造肉包括鸡块、香肠和鹅肝。

  《每日邮报》称,新的人造肉不会带来疾病,也不会损害环境。

  目前市场上已有不止一家公司致力于人造肉的开发,微软总裁比尔·盖茨和维珍航空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曾投资1.7亿美元生产人造肉。但人造肉的造价昂贵。旧金山的一家人造肉公司曾制造450克牛肉,造价1800英镑。2013年,世界上第一个用该技术生产出的人造牛肉汉堡,造价达24万英镑。但是随着技术的精进,人造肉的价格正在下降。报道称,人造肉将于2021年推向市场。

   人造肉有另外一种叫法:“干净肉”,意味着在生产肉的过程中不耗费饲料和水,也不需要进行垃圾废物处理。研究人员通过提取动物的干细胞进行培育,生产过程全部在实验室内完成。一些环保人士认为,该产业可能是减少全球变暖的关键,研究预测,该生产过程可将有害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96%。

  一些专家称,制定“干净肉”卫生标准需要时间,所以向餐厅供应这种肉还需要1-3年时间。

  报道称,公众的看法和与传统养殖业的背离是该产业最大的障碍。但最近一项调查显示,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愿意定期吃人造肉或者用人造肉取代养殖肉类。

  动物权利慈善机构Peta已经在过去六年时间里对体外培育肉食的技术进行投资。在2014年它为第一个体外培育鸡肉并将其推向市场的科学家提供了100万美元的奖金。该慈善机构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认为这是我们朝向梦想迈进的重要一步,未来总有一天我们能够把对环境无害的真正肉食提供给那些坚持肉食的消费者。”

  科学家估计导致全球变暖的温室气体排放有14.5%来自于饲养家畜,这一排放量超过了交通运输带来的温室气体排放。家畜能够排放甲烷气体,这是一种强效的温室气体,而开荒和施肥也能够向大气中释放大量的碳。

  爆米花?是的,爆米花。食用爆米花仁。孩子们喜欢听到内核的流行,每个人都喜欢在电影和电视上看爆米花,但科学家们也喜欢内核在施加热量时迅速扩张的潜力。科学家们正在提出爆米花如何成为机器人应用的问题。应用程序?其中一个用途是装有内核的干扰执行器;另一个场景涉及折纸执行器。

  据报道,早在2010年,康奈尔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充满咖啡渣的气球创建了一种机器人抓手。现在,康奈尔大学的一个团队制造了由爆米花填充和驱动的软体机器人设备。

  在博士生Steven Ceron和Kirstin H. Petersen教授的带领下,科学家们正在研究为“抓住、扩展或改变刚性的廉价机器人装置”提供动力的方法。爆米花被证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它便宜且易于获得,当它们爆开时,内核迅速和强制膨胀10倍以上。

  Amish Country Extra Small是爆米花的特殊品牌,因为它不含任何可能影响结果的添加剂,并且内核具有最高的膨胀率。它用于三个独立的设备中。其中一个是机器人抓手,由三个装有籽粒的硅胶“手指”组成。当通过附着的镍铬合金线对这些籽粒施加热量时,它们爆开并对“手指”的外壁施加压力,使“手指”向内围绕目标物体卷曲。研究人员还使用装有36粒爆米花颗粒的干扰执行器,使其硬化成刚性结构。第三种装置是由爆米花袋制成的类似折纸的制动器 - 当内部的内核爆裂后,它膨胀到足以举起一个4千克的重物。

  人们还建议该技术可用于推动微型跳跃机器人。毋庸置疑,任何这样的爆米花驱动设备都可能只适用于单次使用。尽管如此,由于它们的低成本和简单性,它们可能具有有价值的应用。

  “我们实验室的目标是尝试制造非常简单的机器人,当大量部署时,仍可以完成伟大的事情,”Petersen表示。“简单的机器人很便宜,不易出现故障和磨损,所以我们可以长时间自动操作。所以我们一直在寻找创新的想法,这将使我们能够以更少的成本实现更多功能,爆米花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5月,研究人员在IEEE国际机器人与自动化大会上发表了一篇关于这项研究的论文。

相关文章

新闻网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2015-2019 AGG.M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