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调查全球有50%的人相信有外星人 甚至想要联系

2019-06-11 15:59:57 作者:bianji3  阅读:13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agg.me 收集整理

  说道外星人,大家肯定是好奇,一直在好奇是否有外星人的存在,未来若是遇到了又该如何与对方交流呢?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关于外星人的确切消息,那么你们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外星人存在吗?

  据报道,荷兰民意调查机构Glocalities的研究人员发现,全球有近一半的人相信外星生命的存在,并希望与它们取得联系。

  Glocalities的研究人员在全球24个国家开展了这项调查,结果发现尽管科学家警告外星人可能消灭我们人类,但我们大多数人对外星人持欢迎态度。

  研究人员称,这一结果有助于解释《星球大战》系列电影自40年前第一部上映以来仍持续流行的原因。

   但与外星人进行接触,对人类来说可能是危险的。英国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教授(Stephen Hawking)曾警告称,如果外星人发现了我们,它们可能“终结地球上的生命”。

  Glocalities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在2.6万多名受访者中,有47%的人认为“宇宙中存在外星智慧创造的文明”。

  研究人员发现,在被问及是否相信“其它星球上存在某种生命形式”时,有超过61%的人回答“是”。

  他们发现,大约有四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不相信有智慧生命存在于地球之外。

  这并不是首次就人们对外星生命的观点展开调查——德国、英国和美国的调查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但研究人员称,在全球范围内开展的这种类型的调查中,这次规模是最大的。

  这次调查的负责人马丁⋅兰伯特(Martijn Lampert)称,受访人群中,相信外星智慧文明存的比例如此高,部分解释了《星球大战》等太空电影拥有的巨大影响力。

  他说,那些相信外星文明存在的人并不是少数派。

  这次调查发现,俄罗斯人中相信外星生命存在的人所占比例最高,达68%,墨西哥人和中国人紧随其后,而荷兰人则以28%的比例垫底。

  Glocalities的研究人员于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展开了这项调查,调查使用了15种语言,其调查样本代表全球62%人口和80%的经济体。

  然而,一些专家认为,我们应非常谨慎地回答外星人的信号。

  霍金教授认为,如果地球外有外星生命形式存在的话,我们试图与它们取得联系是玩一场危险的游戏。

  这位物理学家相信,如果外星人发现了地球,它们很可能会想要征服和殖民我们的星球。

  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如果外星人造访我们,结果可能很像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而这对美洲大陆的原住民来说并不是好事。

  上周,心理学家还发现,如果我们确实发现了外星生命,大多数人仍然会对此感到高兴。

       地球的上空突然出现了十二架贝壳状的不明飞行物,悬浮在十二个不同的国家的上空,外星人向人类发出了讯号,但人类却并不能够解读。美国军方找到了语言学家路易斯(艾米·亚当斯 Amy Adams 饰)和物理学家伊恩(杰瑞米·雷纳 Jeremy Renner 饰),希望两人能够合作破解外星人的语言之谜。 
  经过数次的接触,路易斯发现外星人使用了一种极为特殊的圆环状的文字,并逐渐了解了其中的奥妙。由于一直无法确定外星人来到地球的真正目的,中国、俄罗斯等四国决定对外星人发起进攻,美方亦决定放弃研究将全部人员撤离,在这个节骨眼上,路易斯终于明白了外星人的意图,利用外星人赋予她的特殊的“武器”,路易斯以一人之力改变了未来。

                                                                                                                                                                                                           ——来自电影《降临》简介

        如果你想知道外星生命长什么模样,那就去看一看科幻电影《降临》,而不是《阿凡达》或者《银河护卫队》。

       据国外媒体报道,宇宙中遍布大量类似地球的行星,今年2月份,科学家发现3颗行星环绕40光年之遥的Trappist-1恒星,2016年11月,科学家发现距离地球更近的宜居行星——仅距地球4光年的比邻星(Proxima Centauri)恒星系统存在着宜居行星。据估计,在我们银河系中潜在着400多亿颗类似地球的行星。

  基于许多潜在宜居系外行星,许多专家认为,部分系外行星潜在着生命,甚至是智慧生命,可能出现在某些行星上。但是这些潜在的生命形式长什么模样呢?

  如果我们相信好莱坞科幻电影描述的外星人形象,那么外星人非常像地球上的生命形式,从《星际迷航》到《星球大战》,以及近期上映的《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多数科幻电影中的生命形式都具有相似性——从外表和生物学,都与地球生命进化形式十分接近。《银河护卫队》将这种进化趋势推向了极端,其中包括剧情中的“格鲁特(Groot)”,这是一种类人生物,他是从植物形式进化而来。

《银河护卫队》将这种进化趋势推向了极端,其中包括剧情中的“格鲁特(Groot)”,这是一种类人生物,他是从植物形式进化而来。  《银河护卫队》将这种进化趋势推向了极端,其中包括剧情中的“格鲁特(Groot)”,这是一种类人生物,他是从植物形式进化而来。

  然而,并不是所有科幻电影都认同这一点,2016年科幻电影《降临》中出现一种六脚节足生物,它似乎与地球上任何物种都不相干。那么,我们应该期待什么呢?一种类似科幻电影《阿凡达》的生态系统,与地球上的生物略有不同,或者是由陌生的生物体构成,这是宜居星球生态系统的真实蓝图吗?

  著名天文学家卡尔·萨根(Carl Sagan)是《降临》“阵营”的,他宣称地外生命形式将与我们差异很大。古生物学家、进化生物学家史蒂芬·杰·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表达类似的观点,但是古尔德认为,除了在另一颗星球发现探索生命之外,没有办法能够科学地解释这一问题。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这一观点,近年来,预测地外生命进化的问题已成为一个科学研究课题,趋同进化是一种具有类似性的物种独立进化现象。通常趋同进化是由适应类似状况的物种产生的,自然进化选择倾向于环境条件。趋同进化被认为与达尔文进化论具有相似性,但直到近期,我们才意识到两者之间具有一定的差异,物竞天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知道,趋同进化现象并不罕见,而是普遍存在于自然界,发生在我们的周围。例如:快速游动的海洋掠食性动物:海豚、鲨鱼、金枪鱼和鱼龙(恐龙时期灭绝的海洋爬行动物),它们都进化形成超流线型身体结构和强有力的尾部,能够快速有效地运动。或者考虑到非洲干旱地区的大戟属植物,它们具有坚硬的绿色外皮,长有刺状突起,而不是叶片,它们看上去像仙人掌,但它们却不是仙人掌,事实上它们是独立进化形成类似仙人掌的特性,可以很好地适应缺水和干旱地区。

地外生命的潜在性充满了神秘感,许多科幻电影中描述了各种类型的地外生命形式。地外生命的潜在性充满了神秘感,许多科幻电影中描述了各种类型的地外生命形式。

  趋同进化的普遍性使一些进化生物学家宣称进化确定性,其结果是完全不可避免的。如果生存环境反复出现相同的挑战,同时,如果自然选择重复地制造最优化方案,那么进化是可以重复的。而且,作为一个推论,我们可以预测类似地球上的生命形式,它们将和地球生命差不多。这一论点可以更进一步证实——智人能够非常好地适应地球生活,早期人类在非洲大草原的适应性,将为全球性移居奠定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因此,如果进化是如此确定,那么我们对类似地球生命的地外生命形式是非常明确的:类人生命形式应当进化,并占据统治地位,就像地球人类进化史一样。基于该观点,好莱坞科幻电影中的地外生命造型是正确的。

  然而,这存在着一个具有争议性的问题,尽管趋同进化的例证令人印象深刻,但是科学家提出非趋同进化的例证也颇具说服力。在人类进化之前还有一些其它物种进化序列,部分动物只进化一次,是一场没有势均力敌的竞赛,例如:像雷龙一样的蜥脚类恐龙、大象、几维、树懒和世界上最“伟大”的动物——鸭嘴兽。以上每种动物仅进化一次,并且没有接近的进化竞赛,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

如果你想知道外星生命长什么模样,那就去看一看科幻电影《降临》,而不是《阿凡达》或者《银河护卫队》。  如果你想知道外星生命长什么模样,那就去看一看科幻电影《降临》,而不是《阿凡达》或者《银河护卫队》。

  如果进化是如此地确定,其结果将具有可预测性,将很难理解为什么一些物种进化序列没有匹配。像鸭嘴兽生活的溪流遍布除南极洲的每个大洲,然而迄今仅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发现鸭嘴兽生活迹象。全球各地都有类似的热带树木栖息环境,但是树懒仅生活在南美洲。为什么蜥脚类动物出现在中生代,而不是现今呢?

  其原因很简单:实际上生物有许多不同的方法来解决环境产生的问题。想想啄木鸟和指狐猴,这是以类似生活方式的两种完全不同动物,它们都是敲击树木,探测食木蛆虫通道,然后去捕捉这些蛆虫。但是这两种动物已进化形成完全不同的工具完成该过程,啄木鸟的嘴非常坚硬,舌头非常长,遍布刺状结构,此外,啄木鸟的头骨可以防止脑震荡,从而可以承受反复锤击。相比之下,指狐猴长着一个长骨指,能够在任何方向进行旋转,它长着突出门牙可用于挖掘树干中的蛆虫。

  我们不需要在其它行星上发现生命,测试趋同进化假设,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前往新西兰,这个岛屿在缺少陆地哺乳动物的环境下呈现生命的多样性,如果自然进化的结果是确定的,这个由鸟类统治的新西兰岛屿将与地球其它地区的生命进化十分相似,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按照趋同进化假设,几维鸟能生活在类似獾的栖息环境,但事实上这是行不通的,同样是食草动物,新西兰曾生活着一种3米高的鸟类——恐鸟,但它们完全不同于鹿或者野牛。新西兰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世界,该环境中的生物进化结果是独一无二的。

遥远的地外星球将潜在着什么样的生命?它们是否会像人类一样,或者其身体结构完全超出人类的想像。  遥远的地外星球将潜在着什么样的生命?它们是否会像人类一样,或者其身体结构完全超出人类的想像。

           当前的问题不再是普遍存在趋同进化现象或者缺少趋同进化现象:我们知道目前两种进化现象都存在着。相反,科学家主张理解为什么趋同进化出现在某些物种,而不是其它物种。当前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有一个结论是清晰明显的:紧密相关的物种(或者相同物种种群)倾向于适应相同的生活方式,这并不令人惊奇,因为它们在许多方面都是如此相似,自然选择可能以相似的方式改变它们。相比之下,远亲物种最初在许多特征方面都存在差异,它们更有可能寻找不同的方法适应这种相同状况。考虑到鸟类和哺乳动物之间的差异:前者可形成喙,后者可形成牙齿和手指,啄木鸟和指狐猴能够发现不同的方式解决相同的问题。

  当然,如果另一颗行星上存在生命,它们不可能从结构和生理上相差太大,它们将展现出生命形式的所有差异,自然选择可能很好地塑造出适应性较强的物种,但是它们不会像地球上的物种。指狐猴和几维告诉我们这一点,这意味着好莱坞科幻电影少数派是完全正确的。

 

咱们的子孙会成为半电子人吗?

科技会影响人类的进化吗?

城市中的基因多样性将不断添加,农村地区则不断削减。

北京时刻1月5日音讯,据国外媒体报道,未来的人类长什么样,是一件很难猜测的工作。咱们的子孙会不会成为半电子人呢?就像科幻小说中描绘的那样,全身都是高科技植入物、长着可再生的四肢、还有摄像头做成的眼球?人类会不会变成生物与人工产品的杂交产品?咱们是会变得更矮仍是更高?更瘦仍是更胖?面部特征和皮肤色彩又会发作什么改变呢?

当然,这一切咱们都暂时不得而知。但要思索这一问题,不如先回到一百万年前、看看那时的人类长什么姿态。首先要了解的是,其时“智人”没有呈现。一百万年前或许还只有寥寥几种人类,包含与直立人和现代人类有若干相似之处的海德堡人(Homo heidelbergensis),但从解剖学来看,海德堡人仍比后来呈现的尼安德特人原始得多。

再把时刻拉近一点,在曩昔的一万年间,地球上发作了种种剧变,人类不得不进行习惯。农业日子和充分的食物为人类带来了种种健康问题,咱们学会了动用科学的力气去处理,如用胰岛素医治糖尿病等等。从表面来看,人类变胖了一些,在部分地区也变高了一些。

丹麦奥尔胡斯大学生物信息学副教授托马斯·麦隆德(Thomas Mailund)提出,未来的人类体型或许会越来越小,以此节约能量,这在一颗人口过多的星球上将是很大的优势。

多人群居就是一种新状况,人类有必要对此做出习惯。当人类还以打猎为生时,每天都会与同类进行很多触摸。麦隆德提出,人类的进化或许能协助咱们应对这种状况。例如,记人名的才能或许会变成一项愈加重要的技能。

这儿就将体现出科技的重要性了。“大脑植入物可协助咱们回忆人名,”托马斯指出,“咱们知道,记人名的才能主要由基因决议。而咱们或许能改动这一点。这听上去就像科幻小说中的情节,但咱们现在现已可以完成这种技能了。咱们可以将植入物移植到大脑中,仅仅不知道怎么将其与大脑相连、让其发挥作用罢了。咱们离完成这一点现已不远,但仍处于试验阶段。这其实不再是生物问题,而是一个技能性问题。”

 现在咱们有了各式各样用于修补身体损害的植入物,如心脏起搏器、髋关节植入物等等。而未来的植入物或许仅是为了强化人体。除了大脑植入物之外,人类的外观或许也会被植入物改动,比方具有摄像头功用、能够读取不同色彩频率的人工眼等等。

咱们都听说过“设计师婴儿”这一概念。科学家现已具有了能够改动基因的技能,仅仅该技能极具争议性,没人敢断定结果怎么。但麦隆德以为,未来假如不人为修正特定基因,反而会被视作一种不道德的行为。有了这种技能,婴儿的特征就能够有更多挑选,爸爸妈妈或许能够决议自己孩子的表面。

“未来依然会有‘挑选’,只不过从自然挑选变成了人为挑选。咱们在繁育犬种时所选用的办法,未来也会被用在人类身上。”

这些都仍是假定罢了。至于未来人类长什么样,咱们能否从人口统计学趋势中看出些端倪呢?

“要想预言一百万年后的状况,只能纯靠猜想。但假如仅仅猜测不久后的未来,咱们只需使用生物信息学,将现已把握的基因改变与未来的人口统计学改变模型相结合,便完全可以办到。”杰森·霍奇森博士(Dr。 Jason A。 Hodgson)指出。

现在咱们现已有了全球各地人类基因组的基因样本,基因学家对基因变异、以及基因变异在人类中的散布的了解越发深入。咱们还不能准确猜测基因变异的改变趋势,但生物信息学范畴的科学家们正在剖析人口统计学趋势,试图为咱们供给一些思路。

霍奇森预言,城乡居民之间的差异将不断加大。“农村区域的人口不断涌入城市,因而城市中的基因多样性不断添加,而农村区域则不断削减。咱们或许会在人口散布线上观察到这种分解趋势。”

全球各地的状况或许有所不同,但就拿英国来说,农村区域的基因多样性确实更低,与移民很多的城市区域比较,有更多农村居民的祖上现已在英国生活了很长时刻。

各地的生育率也有所不同。例如,非洲人口正在迅速增长,因而非洲人的基因在全球人口基因中所占份额不断添加。而以白人为主的区域生育率则较低,因而霍奇森猜测,从全球来看,人类的皮肤色彩将越来越深。

“相对于浅肤色,深肤色在全球规模内呈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这一点适当必定。”霍奇森表明,“我信任再过几代人之后,普通人的肤色必定会比现在深一些。”

假设放眼太空呢?假设人类最终成功占据了火星,咱们将会进化成什么容貌?在低重力环境下,人体肌肉的结构将会发作改动。或许咱们的四肢都会变长。在冰冷的火星气候中,人类会不会变得胖嘟嘟的、乃至像尼安德特人那样长满体毛呢?

这些答案都仍是未知数。但可以断定的是,人类的基因变异频率确实在不断添加。霍奇森指出,从全球规模来看,在人类基因组的35亿个碱基对中,每个碱基对每年都会发作大约两次变异。这个份额适当惊人,也决议了一百万年后的人类长相绝不会与今天相同。

      本报西安12月23日电 为了在太空中把日光更高效地转化为军用、民用皆可用的直流电,被命名为“逐日工程”的“空间太阳能电站体系项目”今日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发动。跟着工程发动,由西电科大段宝岩院士团队打造的项目地上验证渠道——全球首个全体系、全链路太阳能电站地上验证中心一起落地西安。

  作为国家战略基础设施,空间太阳能电站项目是航天技术服务国民经济和国家安全急需的一项超级工程。该项目经过新的工程技术手段,将地球同步轨迹上的太阳能进行有用收集后,以无线能量方法传回地上,将微波转换成直流电后送入一般电网中。

  作为“第四代动力”重要代表,空间太阳能具有不行比较的许多优势。理论上,如果在地球停止轨迹上布置一条宽度为1000米的太阳能光伏电池阵环带,1年接纳的太阳辐射通量,约等于地球已知可挖掘石油储量所包括能量的总和。

  段宝岩介绍,美国科学家在1968年提出空间太阳能电站概念,世界研讨已超越40年。我国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也一直在盯梢该范畴研制,以我国空间技术研讨院为中心,我国工程物理研讨院、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重庆大学等参加的研讨团队打开了一系列研讨工作。

      2013年,段宝岩联合重庆大学杨士中院士致信习近平总书记,表达加强我国空间太阳能电站关键技术攻关的设想,得到总书记指示。国家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等16个部委安排120余位专家体系证明后,提出了我国开展空间太阳能电站的开展规划与路线图。

  5年来,段宝岩带领团队打开体系性研讨,并于2014年提出了功质比(单位质量可发的电)抢先世界水平的空间太阳能电站立异设计方案——OMEGA。较美国的ALPHA方案,在体系质量相同的情况下,发电能力可进步24%,遭到国内外学界高度重视。

  现在,该项目已被列入工信部严重基础研讨支撑项目、科技部严重研制方案项目。经段宝岩提议并评论,西电科大将“空间太阳能电站体系项目”命名为“逐日工程”,取“夸父逐日”之意,暗喻空间太阳能电站项目将造福人类。

  今日的发动典礼上,段宝岩就项目内容进行了报告。西电科大“空间太阳能电站体系”陕西省要点实验室、穿插研讨中心一起揭牌。

 

电影《钢铁侠3》海报 视觉中国供图(资料图片)

说起纳米机器人,人们或许会想到好莱坞大片《钢铁侠3》:大反派企图经过纳米机器人传达病毒,进而操控全人类。


  纳米机器人的概念最早是由美国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理查德·费曼教授于1959年提出的。他以为人类未来有或许缔造一种分子巨细的微型机器,能够把分子乃至单个原子作为修建构件,在十分细微的空间里构建物质。这意味着,人类能够在底层空间制造任何东西。

  纳米级的技能在其时仅仅一种科学幻想,但现在已出现在实际国际。

  从广义上来讲,只要在纳米标准(一纳米等于十亿分之一米)能够进行运动和操作的体系都能够叫做纳米机器人。纳米机器人是纳米生物学中最具有诱惑力的内容,也是当今高新科技的前沿热门之一。因而,许多国家纷繁拟定纳米机器人相关战略和方案,投入巨资抢占纳米机器人战略高地。

  现在研制的纳米机器人归于第一代,是生物体系和机械体系的有机结合体,这代纳米机器人能够注入人体血管内,进行健康检查和疾病医治;第二代纳米机器人是直接从原子或分子装配成具有特定功用的纳米标准的分子设备,能够履行杂乱的纳米级其他使命;第三代纳米机器人将包括有强人工智能和纳米核算机,是一种能够进行人机对话的智能设备。

  顺带一提,2016年度诺贝尔化学奖颁发3位科学家,以赞誉他们“在分子机器的规划和组成”方面的奉献。

  许多专家着重:当时最重要、最火急的就是纳米机器人在医疗范畴的使用。医用纳米机器人能够注入人体血管内,进行血管维护、健康检查、精准给药、疾病医治和器官修正等,还可从基因中除掉有害的DNA,或把正常的DNA安装在基因中,使机体正常运转。在可预见的未来,被视为当今疑问病症的癌症、艾滋病、高血压等都将方便的处理;到时,人类将会削减疾病所带来的苦楚,人的寿数也将得到延伸。可见纳米级其他机器人是医疗范畴的福音。

  近年来,医用纳米机器人的研制获得不少可喜的效果:

  2013年6月,日本东北大学的科学家研制出一种由生化驱动的能够炸毁癌细胞的纳米机器人;

  2017年8月,英国杜伦大学、美国莱斯大学和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科学家研制出一种被光激活的纳米机器人:当被光激活后,这种纳米机器人能够在数分钟内钻入癌细胞并杀死它们;

  2018年1月,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的科学家研制出一种由电场驱动的用于医学确诊和药物开发的高效纳米机器人;

  前不久,德国马普学会智能体系研讨所、我国哈尔滨工业大学以及丹麦奥胡斯大学等安排的研讨人员研制出一种外表光滑的螺旋形磁性纳米机器人,并初次完成让纳米机器人绕过眼球外表抵达视网膜且不对安排形成危害。

  值得指出的是,医用纳米机器人现在尚处于研制实验阶段,还未能进入临床实用阶段。但能够必定的是,在不久的将来,纳米机器人将会给生物医学带来巨大革新。前不久,美国发明家雷·科兹威尔博士在承受新闻媒体采访时指出:医用纳米机器人将来把人脑和云脑(云核算体系)连接起来,到时就可进步人类智力和延伸人类寿数。别的他还指出:到2030年,纳米机器人将定居在人体内,跟着血液循环遍及人体,成为人机交融的一部分。

  除了医疗范畴,纳米机器人在其他范畴也有广泛的使用远景。

  在工业范畴,人们能够使用纳米机器人制造微米级的芯片,然后削减电子产品内的芯片和电路所占用空间,能够让未来的电子产品变得更细小;人们能够使用纳米机器人勘探乃至改动油藏特性, 然后打破现有技能在采收率上的约束,进步油气挖掘功率和采收率。

  在环保范畴,人们能够将很多纳米机器人放入污染水源中,经过规划好的传感器和程序让纳米机器人将污染源分解掉,就能处理水污染问题。

      在军事范畴,人们能够经过仿生学技能将纳米机器人的外形改形成昆虫、鸟类等小型动物的外观,充任侦查东西,进而搜集重要情报。

  能够说,纳米机器人不只给社会带来严重改变,也给人们带来无限宽广的幻想空间。

      需求指出的是,高新科技是把双刃剑,纳米机器人也不破例,尤其是当它使用于军事范畴傍边。现在,美国、英国、德国、日本、以色列等国已着手从道德、法令和社会的视点,来研讨纳米机器人的危险和安全性问题。

  有专家预言:用不了多久,个头只要分子巨细的奇特纳米机器人将源源不断地进入人类的日常日子,人类社会将进入极具远景的新年代——纳米机器人年代。我国科学家周海中教授在1990年宣布的《论机器人》一文中预言:到21世纪中叶,纳米机器人将彻底改动人类的工作和日子方式。

人类可能在大约150万年前演化出裸露的皮肤,同时失去了大部分的毛发,黑色素开始成为天然的防晒霜。

导语:美国科学杂志nautil.us《鹦鹉螺》作者STEVE PAULSON近来宣布了关于人类皮肤的深度报导。肤色看似是非常“浅薄”的人类特点,但在遇到任何人时,这是咱们首要注意到的东西。许多年前,妮娜·贾布隆斯基(Nina Jablonski)在我国香港给年青的医学生教授人类解剖学时,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在行将解剖尸身时,学生们一想到要切开乃至接触皮肤时就会畏缩,但是一旦尸身被翻开,他们就没有了顾忌。没有皮肤,尸身就不再像人类了。

贾布隆斯基迷上了与人体皮肤有关的全部事物。作为一位灵长类动物学家和古生物学家,她想要了解为什么人类——有别于其他灵长类动物——会演化成“裸猿”,以及为什么世界各地的人类肤色会演变出如此很多的类型和深浅。在开端研讨肤色的科学之后,贾布隆斯基被拖入了种族主义的龌龊前史之中,她乃至了解到,像康德和托马斯·杰弗逊这样的巨大思想家,也会以为深色皮肤的人天生就不如他们那样浅肤色的人。 在仍是小女子的时分,贾布隆斯基就得知她的一位曾曾祖父是北非的“摩尔人”,这令她的家人感到为难,却也解说了她的肤色比校园里其他同龄人更深的原因。她在纽约州北部的一所校园里上学。之后,她开端了学术生计。她发现肤色焦虑现已浸透到她地点的人类学研讨范畴。现在,她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人类学家,宣布了多篇论文,并有两本作品:《皮肤的天然史》(Skin: A Natural History)和《活着的颜色:从生物学和社会学视点看肤色》(Living Color: The Biological and Social Meaning of Skin Color)。 近来,贾布隆斯基与史蒂夫·鲍尔森(Steve Paulson)做了一次对谈,沟通的论题是新式的肤色科学怎么引发今日关于种族的揭露谈论。鲍尔森是威斯康辛州公共广播电台全国联合节目《尽咱们所知》(To the Best of Our Knowledge)的履行制片人,也是《原子与伊甸园:宗教与科学的对话》(Atoms and Eden: Conversations on Religion and Science)一书的作者。鲍尔森在对谈中提出了许多问题,而在谈论那些以为种族之间存在生理差异乃至智力差异的学者时,贾布隆斯基变得非常活泼。在攀谈中,她论及了许多问题,从人类演化到奴隶制的前史,从中描绘了她对皮肤的入神。以下就是他们对谈的内容。

你怎么看待自己的皮肤?

我每天都在想这个问题。每个人,包含我在内,都会照着镜子并对自己说,“唔……又变老了一点。”我将皮肤看成是我的自传。我的皮肤才智了我有过的全部,包含一切的气候、哀痛、幸福和辛劳。我喜欢我在皮肤上看到的改变,并且我将它看成是我的人类故事的一部分。

你怎样看待肤色?作为一个科学家,你为什么对肤色感兴趣? 这是人们出现不同表面的最底子方法之一。人们也把肤色看得很重要。这给人类带来了许多困难,由于人们会将肤色与人道和品德价值联络在一起。

我们是否知道我们古老的非洲祖先在什么时候演化出了深色皮肤?

咱们能从化石记载以及遗传学家所做的研讨中进行很好的估量。人类可能在大约150万年前演化出暴露的皮肤,一起失掉了大部分的毛发。今日咱们的身体各个部位都还保留着少量毛发,但比较咱们的灵长类近亲,咱们基本上是“无毛”的。此刻咱们基本上现已敞开了皮肤细胞的色素生成才能,并使这种称为黑色素(melanin)的色素成为天然的防晒霜,替代了咱们失掉的毛发。 

为什么我们会失去毛发?

咱们以为这是由于在酷热的环境中,当咱们精力旺盛地四处走动时,需求坚持自己身体的凉快。大约200万年前,人属(Homo)的第一批成员呈现了。这些人类祖先是巨大、健壮和强有力的步行者,也非常拿手跑步,而所有这些活动都是在赤道阳光之下进行的,会发生很多的热量。包含人类在内的灵长类动物都经过皮肤来散热。咱们不能像狗那样喘气,因而不得不经过身体外表的辐射散热或出汗的方法来削减热量。所以,咱们演化出了很多出汗的才能,并失去了大部分毛发。

 

那么,赤道非洲的早期人类演化出深色皮肤是为了防晒?

没错。阳光很好,但它也有许多有害射线,特别是紫外线。大多数动物使用毛发来维护自己免受紫外线损伤。咱们的先人所做的,是翻开色素堆积基因,使咱们能在皮肤细胞里发生更多、更耐久的色素堆积。这是人类历史上适当重要的革新,由于它使咱们可以持续在赤道环境中演化、茂盛并涣散到遍地;它真正使咱们可以持续沿着这条轨道,在非洲演化成为现代人类,即智人(Homo sapiens)。

我们演化出了能够防晒的黑色素,那皮肤癌是当时的主要问题吗?

这可能不是首要的问题,虽然紫外线辐射的确能导致严峻乃至丧命的皮肤癌。可是,这种状况很少发作在生育年纪的个别身上,因而当咱们考虑演化机制时,咱们有必要考虑在个别生育年纪期间会遭到什么影响。20多年前,当我尽力想答复这一问题时,我意识到紫外线辐射对生物体系的一个重要影响是可以分化一种名为叶酸(folate)的必需B族维生素。咱们能从绿色蔬菜、柑橘类生果和全谷物食物中获取叶酸。叶酸关于制作DNA和新细胞十分重要。事实证明,紫外线辐射可以损坏叶酸,以及一些与叶酸相关而且对推陈出新十分重要的分子。咱们的研讨中要害的发现是,维护性的黑色素堆积的演化首要不是为了维护咱们免于皮肤癌,而是为了维护咱们的叶酸,使咱们可以持续繁殖下去。

鉴于黑色素有这么多优点,为什么今天不是所有人的皮肤都是深色的?

在人类前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所有人的肤色确实是深色的。咱们今日看到的状况,其实是大约6万到7万年前,少量人类种群涣散到非洲以外的成果。咱们这一物种(智人,学名为Homo sapiens)起源于大约20万年前,在文明、技能、语言和艺术等方面阅历了巨大的多样性分解。在13万年前,一些小种群离开了非洲,前往国际其他当地寓居、繁殖。这些现代欧亚人的前期先人涣散到了国际上其他更具有季节性阳光和更低紫外线水平的当地。咱们开端在这些种群中看到色素沉积在基因组成上的真实改变。跟着人们移居到紫外线更少,更具有季节性改变的当地,他们遇到的问题是天然的防晒霜(黑色素)太多了。适度的紫外线辐射是皮肤中生成维生素D必不可少的。

你怎么看待性别差异?男性的皮肤往往比女性更深吗?

在所有承受查看的人群中,均匀而言,男性的肤色要比女人更深。有时候这种不同很纤细,有时候不同又很大。当然,这其间有些与两性的生理需求有关。女人在一生中需求发生更多的维生素D,特别是在怀孕和哺乳期间,从而为子孙供给更多的钙。她们的肤色因而或许更浅一些。可是,咱们也知道在国际许多人群中,某一性别乃至两个性别都会偏好更浅的肤色。在日本和印度,妻子具有较浅的色素或近乎白色的皮肤是很重要的。在咱们能看到系统性偏好的当地,其实已经是在对肤色浅的个别进行性挑选。

反过来是不是也说得通,女性会觉得深色皮肤的男性更有吸引力吗?

是的,在某些情况下能够这么说。在日本,咱们从社会学研讨中了解到的确是这样。但是,在印度,大多数男性和女人人群会尽或许挑选肤色最浅的伴侣。因而,咱们就能见到这一风趣的现象,即不只有生物学力气,还有社会文化的力气在影响着两性之间,乃至人群之间的色素堆积差异。

肤色还在演化之中吗?

只需能看到各式各样令人兴奋的混合,以及具有肤色基因新组合的孩子们不断出现,咱们就可以说肤色还在不断演化。当你前往国际任何一座大城市,你会看到孩子们是怎么经过这种恰当的互动发生的。不仅是与色素堆积有关的基因在混合,还有许多其他基因也在混合。咱们不会看到人类前期前史中那种对色素堆积的自然选择,由于咱们已经会维护自己免受环境中最恶劣的条件,比方过多的日照,或许冰冷和枯燥。咱们很拿手穿衣服,而且住在建筑物里,这些都可以减缓环境带来的急性影响。

如果要讨论肤色,我们就要讨论如何将人们划分成不同的种族类别。我们在科学上应该如何理解种族?

我以为从几个不同的视点来了解这一点很重要。当咱们研讨遗传多样性时,咱们能看到不同人类种群之间没有彻底断开联络。个别具有不同的基因群,因而咱们能够进行大略的生物学分组,但这些基因突变的集群会彼此堆叠和分级,没有清晰的分界线。这也是遗传学家从生物学视点说不存在人类种族的原因之一,也是首要的原因。

在古希腊和古罗马社会,奴隶并不一定是深肤色的人,而是那些被认为在文化上劣等的人。

每个人类种群都是绝无仅有的,并且在这种分解中存在一些地舆形式。其间最重要的是咱们这一物种在非洲的来源。只要少量等位基因,以及少量等位基因的组合局限于一个地舆区域内,乃至局限于单一人群中。同个种群内部成员之间的多样性也或许很大。咱们既可以看到跨过大陆的等位基因广泛同享,也能看到人群之间较小的基因组差异。这正是测验辨认人类种族失利的原因。

你会如何定义种族?

种族的界说取决于你是哪一种科学家或观察者。关于大多数研讨植物或动物种群的科学家来说,“种族”(race)是指一群能够显着差异于其他类群的生物。人类的种族界说归纳了多种解剖学、行为学和文明规范,而这些界说跟着时间推移,跟着前史和地址的改动而改动。关于大多数人来说,种族是具有社会现实性,而且一般具有与之相关的身体特征的思维创造物。

所以种族是一种严格的社会建构吗?

是的,但这并没有削弱它的真实性。当人们被以为归于某一特定族群时,种族的生物学或哲学位置并不重要。因而,种族是一种十分耐久的结构,人们有着激烈的种族身份,这往往与表面关系密切,但也包含许多文明方面的含义。

但是,种族之间似乎存在一些身体差异。比如,西非裔的人就主导着世界短跑比赛。

这就提出了一个十分风趣的问题:你会将西非人独自划分为一个种族吗?大多数人不会,由于他们的生物学特征与东非人有很多是堆叠的,而后者有着很强的长间隔跑才能,而不是短跑。你能看到具有特定特点的人们凝集在一起,但这些特点也会与附近,乃至间隔悠远的人群堆叠。因而,划定一条清晰的边界线变得不可能。假如你寻觅的是相似短跑才能这样的特征,那就涉及到一个人的骨骼肌才能。这还需求很多的练习,因而有很大的文明成分。你不能只考虑到单一的要素。

如果我们的身体演化到出现特定差异,比如皮肤色素,那么,难道我们大脑中不会为了应对局部压力而出现变异?难道不同种族群体的社会行为也不会受到演化的影响吗?

在超越200万年的时间里,咱们的大脑跟着咱们技能的开展而变得越来越大,咱们经过这些技能来操作环境和其他人类火伴。跟着时间推移,这一进程的根底变成了文明,而不是生物学立异,现代人类大脑的大多数生物学特征构成于7万年前,那时人类刚开始脱离非洲,涣散到欧亚大陆。咱们无法扫除曩昔7万年来呈现根据遗传的大脑特征的可能性,但毫无疑问是十分小的。

一切现代人类都具有很强的调查和回忆才能,并就各种杂乱问题表现出难以想象的行为灵活性。相比之下,人类皮肤的演化在曩昔2万年里只遭到文明演化的影响,那正是缝制衣物和杂乱居处发生的时分。咱们今日见到的巨大肤色差异要归因于部分的自然选择和遗传漂变。遗传漂变约束了许多小规模涣散人群中的基因库,以及色素冷静基因的变异。

你如何看待与智商和种族有关的研究?

依据试验中样本自身的性质,这些研讨的方法存在缺点。参加这些研讨的人现已预设了态度。这是很风险的,由于咱们知道,在科学史中,当人们想要证明一个已有的主意时,那就不是科学了。

针对相对少量个别现已有一些研讨,其间对教育布景、社会经济布景和一切环境变量都有了更好的操控。这些详尽的小型研讨显现,所谓的种族之间并没有智力上的差异,一切呈现的差异都是文明差异形成的。其间一些或许源自于饮食差异,大多数则与儿童从文明结构中取得的学习形式差异有关。换句话说,咱们生来就具有根本相同的潜力,出世后发作的工作才真实决议了咱们所谓的智力。 最令人不安的前史问题之一,是黑人在国际许多地方遭到的凌辱。咱们是否知道肤色较深在什么时候开端被视为社会地位低下的标志? 咱们知道。在最早记载的不同肤色人群之间的互动——在4000到7000年前的古埃及——中,咱们看到了尼罗河沿岸公民交易互动的前史,深色皮肤和淡色皮肤的人群之间相互交易,互相尊重各自的文明。在最早记载的不同肤色人群前期互动的前史中,咱们没有看到任何成见,而只将其视为一种差异。

 

有些古代社会中存在奴隶,但这些奴隶不一定是深色皮肤的。

当然。咱们在古希腊和古罗马社会中看到的奴隶具有各种肤色。他们没有同享古希腊或古罗马的文明,因而被视为在文明上是劣等的。在罗马,来自东欧的很多奴隶被投入罗马帝国的农业种植园和矿山。受奴隶制之苦的不只有深肤色的人。来自非洲的人很晚才被当作奴隶。不幸的是,出于各种原因,那里逐步变成了最大的奴隶商场。经过各种交易网络,赤道非洲的黑人很多地成为奴隶。人们还开端将负面的人格特质和品德价值强加到他们的肤色上。

这种偏见在什么时候变得普遍?

在16和17世纪的欧洲,这种成见变得十分强势,在之后的18世纪更是肆无忌惮。这主要与横跨大西洋的奴隶交易急剧增加有关,并且在殖民者重商主义的前史中变得十分重要。殖民地需求劳力才干开展,而长期以来,欧洲商人企图使用殖民地居民和罪犯来满意这一需求。关于巨大的需求而言,这是不行的,因而,“好吧,让咱们弄一些奴隶过来”。将奴隶刻画为一种低等人是十分重要的。经过说他们天然生成不道德,天然生成无法开展出真实的人类质量,你就可以将他们非人化。他们是低于人类的,这么说的话,整个奴隶交易就愈加令人认可了。

一些有影响力的思维家烘托了这些种族差异。奠定现代生物分类学的18世纪科学家林奈,就将人类划分为4个种族,并赋予了各自的特点。哲学家康德描绘了不同的人类种族,并声称欧洲白人是最有才调的种族。这些人协助奠定了现代国际的根底。 康德读过林奈的作品,而很多人读过康德的作品,包含托马斯·杰弗逊和其他在美国树立过程中发挥过重要作用的思维家。康德对他们有着巨大的影响。他们自己有着根据情感的种族观念,并作为现实写了下来,弥补了圣经中关于肤色的误解。在人类前史中,这变成了最具毒害性的组合。你会将黑人与低于人类的状况联系起来,以为他们处于较低的人类开展阶段,不太可以发生杂乱的文明。现实证明,这又是一个十分有用的组合。惋惜的是,咱们现在仍然面对这些问题,由于美国现代思维的大部分源于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其时这些思维被广泛传播,而横跨大西洋的尽力交易也气势微弱。

 

白色皮肤显然已经不像从前那么有价值。你如何看待当今世界的肤色政治?

咱们生活在一个古怪的国际中,许多浅肤色的人想要变得更黑——或许至少晒得看起来健康一些,就像他们刚刚在里维埃拉享受过假日相同。许多肤色较深的人则想要看起来白一些,由于浅肤色与较高的位置联络在一起。所以,咱们就有了对立的状况,许多浅肤色的人想要变黑,而许多深肤色的人想要变白。人类会遭到各种主意的驱动,他们往往巴望经过表面赋予自己更高的位置。一旦咱们认识到这是一件十分愚笨的工作,咱们就可以调整自己的文明视界,然后说,“让咱们与自己具有的肤色调和共处吧。让咱们维护它,爱惜它,保证它一向健康。”

 

  我们能够战胜衰老吗?近年来,科学家提出了几项解决方案,例如:利用微生物和器官打印,或许未来我们的寿命可达到135岁,但也有专家称,人类寿命存在一个自然上限。

北京时间12月20日消息,据英国BBC网站报道,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一直在努力战胜使人类变虚弱的一种状态——衰老。他们发现微生物和3D打印能够帮助我们。

美国德克萨斯州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分子生物学家王梦(音译)还不知道当她来到实验室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令她吃惊的是,实验室里放置着不同的盒子,里面有成千上万的微生物。当她仔细观察每一个盒子时,她开始明白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可以治愈人类已知最虚弱病症:衰老。

据了解,与衰老相关的疾病,例如:癌症、风湿病和阿尔茨海默症,每天在全球各地导致至少10万人死亡。但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发现,情况并非如此,或许我们有办法改变人体衰老的趋势。

英国广播公司全球播客“调查”节目询问了一些世界资深研究人员关于衰老的问题,以及可以治愈衰老的前沿科技,从微生物的作用至3D打印器官。

牙齿是人类健康状况的一个晴雨表

到底什么是衰老?如果你能将身体放大至分子等级,你会看到非常小的分子,逐渐增加的损害等级扩散至细胞、组织和器官,最终人体整个机体开始遭受俄罗斯套娃类型的损伤累积。

丹麦内科医师卡雷·克里斯坦森(Kaare Christensen)解释称,当我们无法及时修复时,身体衰老就开始出现了。

克里斯坦森做了许多年的医生,直到有一天他对治疗患者开始“厌烦”,于是他开始经营一家丹麦老龄化研究中心,在那里他试图探索阻止人类生病的根源。

他指出,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在19世纪中期,世界大部分地区居民平均寿命大约40岁,而目前北欧一些国家居民的平均寿命接近80岁,地球其它地区居民的平均寿命也在逐步升高。

这主要是由于新生儿和儿童死亡率下降,而不是因为人类寿命增长。通过对近期一些实例探索研究,我们的寿命真的比人类祖先更长吗?

即便如此,这里还有另一个充满希望的变化。克里斯坦森说:“当人们进入高龄阶段时,身体状况会变得越来越好。其中一件事情是很容易观察的——牙齿,你会发现老年人群的牙齿每过十年会变得越来越好。”

克里斯滕森表示,牙齿是人类健康状况的一个晴雨表,他们的健康状况直接影响到我们正常饮食和获取营养的能力,他们的健康状况也能充分表明身体其他部位是否处于良好状态。

他表示,事实证明人们不仅在年老时期牙齿更好,甚至智商测试结果也很高,这很可能与世界各地居民的生活水平提高密切相关。这与整体生活水平提高相关,我们的生活条件、学校教育都有所提高,以及你曾经从事的工作也发生了变化。

通常人们会认为生活条件的改善会持续进行,但是这些改善会持续多久呢?

目前全球寿星纪录保持者是法国一位老妇人——珍妮·路易斯·卡尔芒(Jeanne Louise Calment),她的寿命达到122岁。但是她于1997年死亡,距今已有21年时间。

器官打印

生物物理学家图辛·布霍维米彻克(Tuhin Bhowmick)出生自印度班加罗尔一个医生家庭,他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晚餐时自己的父亲和叔叔经常讨论如何救治患者,当他向长辈问及为什么不会阻止患者的死亡时,他的父亲会想尽所有办法来解释,但是布霍维米彻克从父亲的回答中意识到医学技术是非常有限的。

布霍维米彻克回忆说:“我当时的想法就是以后不当医生了,而是希望成为一位药物制造者。”

他表示,衰老死亡通常与心脏、肺或者肝脏等重要器官的功能失调密切相关,如果病人能够从捐献者那里获得一个功能器官,那么像布霍维米彻克的父亲这样的医生就会给予患者第二次生命,然而实际情况并不简单。

问题在于需要器官的患者远比捐献者多,世界各地许多老年患者都在“排队”等着换肾或者心脏,但是要找到完全匹配的器官组织更是难上加难,在很多情况下,这些患者只能等待死神的到来。

布霍维米彻克思考一个问题,与其和死神争分夺秒等待捐献器官,为什么我们不制造人体器官呢?这个构想促使他开始寻求打印制造患者身体不会产生排斥性的正常功能3D打印器官。

他说:“例如:你需要肝脏,你先进行CT扫描,或者进行核磁共振成像(MRI),它能在电脑上显示出你的器官精确大小和形状。这时你可以将自己器官‘模型’输入3D打印机,很快你就能打印出与自己器官尺寸和外形完全相同的人造器官。”

不过,布霍维米彻克的3D打印设备并不是使用墨盒,而是使用蛋白质和细胞构成的生物墨水——不仅仅是任何细胞,还可以使用患者的细胞。这意味着人体排斥3D打印器官的概率非常低。

目前,他带领一支研究小组已制造出印度第一个人造肝组织,下步他们将扩大打印范围,计划制造一个微型外部肝脏,但他估计这可能需要5年左右的时间。布霍维米彻克将这个外部器官想象成为一个小型便携式体外设备,这样患者可以随身携带。

在未来8-10年里,他认为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打印制造出一个功能齐全的肝脏,完全移植到人体之中。

但是如果某位患者植入一个损伤器官,是否意味着他的自然寿命即将终结?如果植入肝器官之后,心脏和肺也表现衰竭了怎么办?

布霍维米彻克称,每个案例的实际情况都不一样。如果你将身体易导致死亡的主要器官进行移植,那么这位患者可能还会再生存20年时间,肝脏器官衰竭受损可以进行移植,但是大脑和以及心脏移植手术就没有这样乐观,移植手术难度较大,同时患者很容易产生身体排斥性。

他说:“基于创新性3D打印技术,我打赌未来人们的寿命会延长,如果你是千禧一代,或者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居民,未来你的寿命可能达到135岁。”

微生物的智慧

王梦的祖母在100岁时去世,这位老人健康乐观,一直到生命的尽头,亲人看着她慢慢变老,却依然保持着健康,王梦不由地想知道人体衰老的真实秘密。

目前王蒙是美国贝勒医学院分子和人类遗传学教授,她一直在最令人兴奋的医学领域之一——人体微生物群系,进行一系列研究实验。她说:“一些微生物生存在我们人体之中,从人体内部消化道至外部皮肤,它们无处不在。”

人们很难用肉眼观察到这些微生物,但是我们的身体遍布各种微生物群。大部分是细菌,但也包含着真菌、病毒和其它微生物。之前科学家并未过多地研究分析它们,但目前我们知道这些微生物对于人类身体具有重要意义。

最新研究表明,我们的微生物群与我们人体息息相关,就像一个额外器官与人体之间的关系,微生物群可以影响人类的行为,甚至影响我们对不同药物的反应。王蒙说:“有时人体内的微生物群会让我们患病,但另一方面,它们也对人体健康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王梦想知道人体的微生物群是否会影响衰老,为了验证这一点,她决定研究一种只能存活2-3周的微生物,它们的寿命非常短暂,完全可以进行一次关于衰老的“终身实验”。她的问题是,如果你改变了微生物组,将会发生什么?它们会活得更久吗?

王梦选择了在人体肠道生存的一种微生物,调整其基因后使其产生不同的变种,然后将这种基因改良微生物作为不同蠕虫的食物,3个星期之后,她检查这些微生物,原认为它们都已死亡。

她回忆称,我非常兴奋,因为我们发现一些微生物并没有死亡,当我们检查它们的时候,它们仍然存活,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年老微生物通常表现出生理活动性下降,但是带有新微生物组的微生物不仅在年老时期更容易扭动身体,而且更不容易生病。

目前,王梦正在对老鼠进行实验,观察改变它们的微生物组能否以相同的方式延长它们的寿命。这将意味着未来有一天医生可能提供我们同样有效的药,但这能促进人类寿命延长吗?

她说:“我的一些同事称人类有可能寿命延长至200-300岁,但我个人认为,能活到100岁,就已非常不错了。”

逆转衰老细胞

当你变老时,就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当细胞随着人们年龄增长而衰老时,它们会分裂从而取代正在死亡和磨损的细胞,但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过程。细胞分裂的次数越多,就越有可能变成我们所说的“衰老”(senescent)。

衰老(senescent)一词源自拉丁语senescere,意思是获得生长。正是这些细胞发生的事情——它们逐渐变老,进入生命周期末端。但是这些细胞并没有死亡,而是在人体内四处游荡,以一种破坏性的方式活动,并且和周围细胞发生交流,制造出许多麻烦。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分子遗传学教授洛娜·哈里斯(Lorna Harries)称,这就像一个细胞在说:“我”是一个老细胞,和你的年龄差不多,所以我们一定会变老。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衰老细胞几乎“污染”了其他细胞,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细胞开始衰老,直到我们的身体无法承受。在洛娜的实验室里,她可能发现对付这些衰老细胞的办法,在此之前,她曾建议同事在衰老皮肤细胞上添加一些化学物质,观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为了在实验中测试皮肤细胞的年龄,他们使用了一种特殊染料,如果细胞变老,染料就会使细胞变成蓝色。洛娜说:“我原本认为这些衰老细胞会变蓝色,但事实证明,它们并没有,它们反而变成更加年轻的细胞了。”

她并不相信这个实验结果,因此她让学生重复这个实验,一次又一次,她都得出相同的实验结果,洛娜决定自己重做这项实验。

洛娜回忆称,研究人员重复实验八九次,最后我看着这些细胞,然后在想它们的真实存在有一定的道理。

这项实验有效地使衰老细胞实现再生,使其转化为年轻细胞,她的实验成为第一个逆转人类细胞老化的实验。一些科学家认为,这项发现可能发现了长寿的秘诀。目前洛娜接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和科学家的电话。

但是洛娜仍然不太相信人类寿命能够延长很多年,她认为人类寿命有一个自然上限。即便如此,他仍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够成功开发治疗痴呆症和心血管疾病的新一代抗衰老药物。

洛娜说:“我希望的是,这将使我们能够获得一种同时解决几个问题的治疗方法,那样本来可能早年死亡的人就能继续活下来。”

人类的极限寿命是多少?

或许未来有一天,我们能够替换受损的身体器官,服用能够对我们带来年轻微生物群的营养剂,并能阻止细胞老化。

但这一切能够持续多少年?如果我们依照印度生物物理学家图辛·布霍维米彻克的预测,如果你是千禧一代,或者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居民,未来你的寿命可能达到135岁。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或许未来几年我们还会有更加吃惊的发现。(叶倾城)

  研究人员称,现在全世界存活着超过210亿只肉鸡,人类对这一物种的养殖已经彻底改变了地球的生物圈。

  英国莱斯特大学的Carys Bennett和同事们正在探索人类给生物圈带来的改变。

  他们认为,肉鸡的产业化养殖对于地球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鸡肉消费从上世纪50年代就出现了戏剧性的增长。

  从那时起,鸡的体型和形状与它们进化而来的野生祖先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中就包含了骨骼、骨骼的化学成分和遗传等方面。

  此外,如果没有人类的喂养,这些肉鸡也无法存活。快速的产蛋和胸肌生长速度意味着它们的心脏和肝脏等器官比正常的个体更小。

  这样就会限制这些器官的功能,也导致肉鸡的寿命缩短。

  在发表于《英国皇家学会开放科学》杂志的论文中,研究人员提出,我们对这些物种进行的工程设计以及它们在食品消费领域占据的重要角色,意味着肉鸡消费将被视作人类世的一种重要标志。

  人类世指的是人类活动对地球产生优势性影响的地质年代。

  Bennett声称:“鸡是全世界最常见的肉食品,而且它们的骨骼最终会成为家庭垃圾。产业化养殖农场遍布全世界,而这些农场也成为病死鸡的埋葬地。

  肉鸡成为了考古学家口中新生态学物种的第一个最佳案例,未来的人类将把鸡化石视作我们这一代的标志。”

  鸡已经成为地球上最多的陆生脊椎动物,而且它们的生物学是由人类塑造的。

  Bennett称:“虽然鸡肉消费现在非常流行,但是已经出现了变化的迹象。

  世界最大的鸡肉制造商已经向植物蛋白领域进行了投资。

  随着时间的变化,人们正在寻找既对环境有益又物美价廉的食物。”

  过去几年的研究已经为咖啡爱好者带来了许多好消息,比如说研究人员已经发现咖啡中的许多化合物能够帮助我们对抗包含老年痴呆在内的许多疾病。

  现在一项最新的研究已经进一步证实,咖啡对人类非常有益。

  这项研究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研究中称,咖啡不仅能够对抗帕金森症,而且能够对抗另外一种无法治愈的大脑疾病——路易体痴呆症(又称路易体失智症)。

  这项研究是由罗格斯大学的科学家完成的,他们发现咖啡中的咖啡因和一种名为EHT的脂肪酸组合在一起具有对抗这些大脑疾病的潜在能力。

  在研究EHT和咖啡因带来的效果时,研究人员发现这两种物质的组合事实上能够阻止老鼠大脑中蛋白质的积累。

  之前的研究已经表明,这种蛋白质的积累与帕金森症以及路易体痴呆症之间存在联系

  然而,当研究人员对咖啡因或者EHT单独进行测试时并未得到相同的效果。

  这就表明这两种成分之间存在一种协同效应。当两者同时存在时,它们会展现出了延迟疾病发展甚至完全阻止疾病发生的潜能。

  咖啡中含有数百种不同的化合物,而且这一发现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

  虽然最近的许多发现给咖啡爱好者带来了一系列的好消息,但是负责新一轮研究的罗格斯大学教授Maral Mouradian称,我们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才能了解咖啡能够带来怎样的好处以及如何限定界限。

  Mouradian在一份声明中称:“EHT存在于各种各样的咖啡中,但是其含量有所不同。确定它们的含量和比例是非常重要的,这样人们就不会过度摄入咖啡因,也不会带来不良的健康影响。”

        人类自从进入上世纪开始,就从未停歇找寻外星人踪迹的举动,对于外星人的关注也是日益上升,到现在的21世纪开始,几乎是全民关注外星人的动向,一点光一点亮出现在夜幕之中,都可能被当做是外星人的存在。不过虽然说虽然说寻找外星人这件事已经持续了近百年之久,真正证实过外星人存在的,却没有几件事,没有充足的证据告诉我们,外星人地球造访过地球,或者存在在宇宙的某一个角落,那么人类i型昂寻找外星人,又该如何下手呢?

      上世纪60年代,美国天文学家法兰克·德雷克提出德雷克方程,用来推测可能与我们接触的银河系内智能文明数量。

  关于生命的诞生,地球总有些疑惑。那么恰到好处的温度水分大气层,那么充满偶然和变数的一个进程,让科学家止不住地去验证。

  关于地外文明,德国天文学家基彭哈恩计算认为,仅银河系就有100万颗可以使生命进化到高阶段的行星。但另一方面,繁星的基数实在太大,如果仅仅动用望远镜在几十光年的距离内苦海捞针,就实在不能抱怨难觅其踪。

  近日,一批天文学家聚集在美国,认为应修改地外行星宜居性的定义,以便有效地探索地外生命。

  虽然意见不一,科学家搜索地外文明的工作从未停止。毕竟,我们已从最早的完全没能力查验,发展到现在可以依靠不断更迭的技术去实践自己的野心与梦想。

  “突破摄星”:打点行囊,主动出击

  “突破摄星”计划始于2016年4月,由著名科学家霍金与俄罗斯亿万富翁、互联网投资人米尔纳联合启动。其设想是利用传统火箭发射母体太空船,将数千个配备太阳帆的纳米飞船带往地球高空轨道,高能激光将在数分钟内将飞船加速到20%的光速,驱动其飞向目标。

  该计划公布后引起工程和技术上的广泛质疑,但过往的经验,并不都足以作为未来的借鉴。太空探索所涉及的维度和问题,也远非地球上的坐而论道能够解决。至少项目发起者迄今仍坚信纳米飞船可行,并极其敏锐地为计划选择着目标。

  2016年,举世瞩目的比邻星b出现——该类地行星距太阳系仅4光年多,理论上允许液态水存在。随后,“摄星”任务顾问委员会主席表示,这为他们的任务提供了一个再明显不过的目标。“摄星”计划已选定这颗星,届时装备了摄像头和颜色滤镜的飞行器将拍摄并分析这颗行星是否带有绿色和蓝色——分别意味着存在生命迹象和海洋,或遍布棕色——暗示其除了岩石外一无所有。

  到了今年4月,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宣布“卡西尼”号探测器的巅峰发现:土卫二已确认拥有水、有机物以及能量来源,证实“几乎具备生命所需的所有条件”,土卫二也因此成为天文学界的热门星球。而一手建立起“摄星”计划的尤里·米尔纳又迅速将目光瞄准土卫二——他将设计一项低成本的土卫二项目并尽快推出,更透彻仔细地观察“揭露”该星球上所有的秘密,包括其是否存在地外生命。

  SETI:广泛采集,重点分析

  目前活跃在大众视野里的,除了“突破摄星”计划,还有著名的“搜寻地外文明”项目 (SETI)。

  SETI项目包括70多名科学家,机构成立的宗旨就是探索宇宙并发现其他星球上的智慧生命。其通过一系列程序的运行,利用射电和光学望远镜寻找地外文明,具体做法是依靠电脑从宇宙的各种“杂音”中进行提取,找到来自银河系其他文明的射电信号。为此,SETI的研究人员需要完成对上百万个行星系统的解读。

  但多年以来,他们相当于是在一片宽频带宇宙射电噪音的“大海”里,试图捞一根窄频带无线信号的“针”。2014年,SETI研究团队声称他们仅仅完成了不到1%的工作。不过,现阶段飞速发展的超级计算机可以在接下来的20年时间内完成对这些海量数据的排查。他们也发展出使用世界范围内的望远镜阵列来寻找信号的办法,从而可以对我们附近星群进行大频率范围搜索,寻找地外生命。

  由于SETI致力于分析所采集的射电信号,那么他们主要依赖的工具,就是计算机以及包括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在内的各大射电天文设备。

  射电望远镜无疑是寻找系外行星尤其是类地行星的利器。它灵敏度高,还可以通过探测星际分子、搜索可能的星际通讯信号,寻找到地外文明的几率也会随之提高。

  那么,为什么在搜索地外文明时,要选择射电波段?

  其实,宇宙中各式各样的天体会在不同波段发出辐射,全电磁波段包括伽马射线、X射线、紫外线、可见光、红外线、微波、射电波等等。而宇宙中绝大部分物质是氢,要想理解有关宇宙中的大多数秘密——暗物质分布、星系演化、大尺度结构甚至地外生命,就必须对氢特别是中性氢的辐射有足够精细的观测。中性氢的辐射波长为21厘米,属于射电天文观测的频段,因此,包括地外文明搜索等很多天文科学目标都会以射电波段为重点。

  被动接收:需要技术,也需要想象力

  不过,SETI官网今年7月宣布,他们开始启用另外一种方法——利用激光来搜寻目标,并将在全球各地建造观测台,以实现持续观测整个天空的目的。

  研究人员表示,在过去漫长的60年时间里,人类通常都是利用射电信号寻找地外文明的迹象,而实际上,这并不是寻找地外生命的唯一媒介。激光其实也可以在恒星之间发送信息。现在这个项目已经试验了两年,是时候迈向一个全新阶段了。

  现在,SETI机构最新提出了“激光SETI”计划。这是一种利用激光搜寻地外生命的方式——建立一系列专门用于持续扫描整个天空的定制摄像机观测台,借此搜寻来自智能生命的短暂激光信号。为此,他们已经在Indiegogo网站筹集资金。

  其实,在发现地外文明的手法上,除了“主动出击”,还有一个方法叫做被动接收。

  与主动搜索相比,被动接收的做法有些古怪,因为它的前提是:坚信外星智慧生物存在,并坐等信号自己来。

  2015年5月,俄罗斯天文学家称“俄罗斯科学院射电望远镜-600”探测到的波长为2.7厘米、波束水平宽度大约20角秒、垂直高度大约2角分的无线电信号,来自于武仙星座内HD164595恒星系,距地球大约95光年,这意味着那里很可能存在外星文明。然而,次年8月底,美国科学家动用艾伦射电望远镜阵列,连续数天搜寻相关信号,却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这一信号被无情地否定。

  向俄罗斯天文学家“泼凉水”的,正是SETI项目。而据此前消息,看似很理智的SETI团队,也在富有想象力地做多种尝试,包括给无线电编码并试图发送到太阳系外。不过这一做法究竟是聪慧还是愚蠢?似乎没有答案比知晓结果更令人安心。

   如今的人类想要把一些问候以数学的方式发送到宇宙间,不用再想从前需要发送宇宙飞船,经历几十年、几百年的时间被外星人所发现。只需要将要说的话变成电子信号,发送到外太空或者指定的星球就可以了。

 

相关文章

新闻网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2015-2019 AGG.M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